刘景行
北京/西城
42.9万
访问量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世纪之交,北京城难得还留下一段明朝古城墙,原因并不是谁有远见,而是因为铁道部与北京地方政府的纷争所致。纷争导致一个三不管地区,因此这里的不被关照的老百姓必须忍着,从而客观上保留了这段古城墙不被拆掉。那么何为忍?
2017-07-27 15:36
1
1
233
7月24日下午,南中轴线。据反传联盟网上消息,南方一个传销组织头目以善心救助为幌子非法集资受到查处。因此,大量该组织传销人员聚集北京城南大红门集会,试图对北京方面施压。从而导致了大红门地区上万人的拥堵,首都的公共秩序与安全正在面临威胁。对此,北京警力及联防联控迅速启动了疏解人群的应急机制。笔者亲临现场一看究竟。
2017-07-25 00:52
1
1
1204
20年前,老东城巨变在即。她给了我这样一个依恋北京街头巷尾的机会---
2017-07-24 02:09
3
2
637
2017.7.22.北京东城区方家胡同
2017-07-23 00:23
2
2
726
北京现在的整治拆墙打洞规模空前,让部分非首都功能的来客着实有些不安。而使这些朋友最最不安的当属联合执法行动。当领教一位人性化执法的老警官的贫嘴,也许我们的客人们才真正晓得什么叫万般无奈,什么叫拜拜了北京。
2017-07-17 23:38
0
0
831
北京西南有一个小镇“长辛店”,这里有个具有经历过120年沧桑的百年老厂,大名鼎鼎的“二七厂”。她既是北京最早的产业工人诞生地,也是最早工人运动的“摇篮”。“二七厂”现在的正式名称为“中车北京二七机车有限公司”。目前,“二七厂”最近面临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改革重组,按中央对首都的功能定位和北京市工业调整要求,生产制造业即将全面彻底地退出首都这个大舞台。
入伏第二天,北京日报的黄海京受工厂企业文化部的汤威老师之邀应约前来,他带领着一行十几人的摄影小分队,紧锣密鼓地拍摄“二七厂”的历史,以求保留代表北京工业文明以及激情岁月的最珍贵影像资料。
2017-07-15 13:39
1
1
575
在历史的长河中一段20年前的事儿不长,在人的一生中这些记忆不短。面临中国的改革我们这一代是亲历者,许多记忆就发生在北京街头,稍纵即逝,也许没有照片我们就忘了。待续
2017-07-12 13:15
1
10
1923
生长在西城,我却喜欢前门外,也许是母亲在南城的一所普通小学当教师的缘故。文革期间我在那儿疯玩儿疯长,人老了才感觉根就扎在那儿。20多年前喜欢拍摄胡同了,拍的最多还在那儿。
2017-07-07 01:00
11
9
19345
2017年7月26-30日天镇,我在几百年来守边关后代人驻守屯垦的长城一线。这里先人走了要在坟头立一棵“树”,后人并不看好这树枝真的能活过来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一位85岁的老太太寿终就寝,与仙逝的老爷子合葬一处,这是一个喜丧。送葬的是老人家成群结队且四世同堂的后生们。
2017-07-03 21:48
1
1
336
水生土死,这只是短促的考察中对长江支流清江的一点点认识。水生土死,又是一个旅游拓展的新命题。一条清江现存多种生存方式,确实有点拨动心弦。
2017-06-23 00:15
1
1
352
我们不会忘记建设葛洲坝水电三峡百万人拆迁移民,老照片曾经留下过当时三峡两岸农民的影像,我对他们突出的印象是质朴而贫穷的三峡好人。如今十几、二十年过去了,有机会再次造访三峡,又见到了当地农民,他们因为有了18公里沿线这样“三峡人家”旅游经济项目开始有了新身份,如商贩、工人、厨师、服务员、演员、职员等,如今我对还是农民的他们的印象还是那般质朴,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他们不再贫穷而是讲文明懂礼貌的新一代三峡好人。
2017-06-22 01:10
2
5
891
如今的三峡旅游见证了长江水力发电建设后的一个受人工成功干预水生态系统的中国式新生态平衡版本。这里由衷感谢三峡游新结交的朋友十六老翁吕邵霖老师,因为使用了他的图片网评重新补序最合摄影者心意:“潺潺流水生百态,种种生物展身怀,涓涓细流成江河,匆匆峡鹰报喜来。”
2017-06-21 00:34
0
0
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