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6年的丽群在当初15岁的基础上又长了20岁,现在应该步入了中年。丽群让我这个进入花甲的糟人有幸用相机珍藏了一位美丽姑娘8年的青春片段。

初上京城

       1995年,大巴山里的吴家五朵金花中,排行最小姑娘丽群已经15岁,四川人习惯将家中最小的女娃通称为幺妹。

       丽群的二姐、二姐夫带着一个女儿在北京谋生,新近喜添贵子甜娃子。丽群反正也辍学在家,她乘坐了三天两夜的绿皮火车,硬座进京,成了姐姐、姐夫眼下燃眉之急的帮手。

1995-LJs8-131-1014-a-c.jpg

图1-1,1995年,北京西郊吴家村垃圾转运站   

1995-CF德志11-272-c.jpg 

图1-2,1995年,北京西郊吴家村垃圾转运站,       

这是一张随着时间严重变色的乐凯底片,       

但是人群中丽群抱着孩子的红色身影却一如既往。

1995s-BK德志2-037-c.jpg 

图1-3,1995年,北京西郊吴家村垃圾转运站                            

丽群在窝棚外帮姐姐干些家务。                                    

       由于工作原因,我成了丽群二姐夫在京的朋友。他的工作好听的说法是在北京西郊一个城市生活垃圾转运站在从事回收可利用资源工作。他们所有的收入均来自北京人的生活垃圾。除此之外,他们还要上缴一位老乡籍包工头的各类盘剥。这些自然全都不在幺妹想象之列,而幺妹丽群竟然还拉了一位同龄女孩共闯京城。

        和丽群同行的那位女孩儿开始还和丽群帮助姐夫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是姐夫家毕竟多了一张吃饭的嘴,不久后那位姑娘便被放任自流在从事垃圾回收工作的巴中在京人群当中。

        从春天到秋天,幺妹从来还没有机会耍一趟天安门。直至深秋的某一天,二姐夫突然得知与丽群同来的那位姑娘“生了情况”,必须由丽群护送回老家嫁人了事。时间紧任务急,丽群用她半年多的劳动所得为自己买了一件大红色的人造革皮衣。

1995-LJs8-140-1203-a-d.jpg

图1-4,1995年,丽群试装                             

 

1995-CF小东1-081-a-c.jpg

图1-5,1995年,丽群和小伙伴在二姐夫护送下前往回家的火车站                              

1995-CF小东1-084-a-c.jpg

图1-6,1995年年底,丽群又蹬上了 返乡的绿皮火车                             


二上京城

       2000年的一天,二姐夫突然给我打电话,问我能不能陪他到机场去接丽群。二姐夫的理由是四川山多,四川人只知道上下左右,不辩东西南北,所以无从知道首都机场大门朝哪边开。

       原来,这几年丽群又到了东莞,成为一位名副其实的打工妹。她有机会与一位小老板交友,其身价和见识都有所见长,还会说几句粤语。丽群被小老板资助二进京城,有些事令人难以忘怀,一是丽群带着礼物来看甜娃子和二姐,只是热度有一点点居高临下;二是对垃圾场原来那些女眷们有些生分了;三是进京圆梦,包括去耍天安门和世界公园等。

2000-LJs8-146-0131-a-c.jpg

图2-1,2000年,北京首都机场                                         

2000-LJs8-151-0202-a-c.jpg

图2-2,2000年,北京西郊梅市口四川人营地。丽群给二姐一家带来了礼物。        


2000-LJs8-156-9206-a-c.jpg

图2-3,2000年,北京西郊梅市口四川人营地    

2000-LJs8-150-0202-a-c.jpg

图2-4,2000年,天安门    

2000-LJs8-152-0203-a-c.jpg   

图2-5,2000年,世界公园                                       


三上京城

       丽群与原来东莞的小老板分手了。2001年年初,我去了丽群的老家,见到一位当地的帅小伙子与丽群形影不离。这位帅哥听幺妹说北京垃圾里可以淘金,便随丽群三上京城。小两口虽然独立经营,但仍与二姐夫共同住进一个四川人的营地。

01-0126(2)-28f2-c.jpg

图3-1,2001年,丽群的四川老家                                       

01-0126(3)-24f2-c.jpg

图3-2,2001年,丽群的四川老家  

       当年,因为法律之外生出一个暂住证的地方制度,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大街上,丽群的老公竟然楞无端地被联防抓了,直送昌平二拨子。捞人的银子还没有着落,人又被遣送回原籍。怀孕的丽群边工作边 哭成一个泪人儿。此时二姐夫也没钱,好在这会儿有她二姐夫的朋友我,老北京人讲话,总不能装看不见吧?

01-0612-1705-c.jpg

图3-3,2001年6月11日 ,丽群老公无端被抓,                                  

怀孕的丽群边工作边 哭成一个泪人儿。                                  

20010616_c_0012-c.jpg

图3-4,2001年6月16日,丽群用一捧花迎接帅哥归来。                      

       2001年11月7日,北京下了有史以来最早最大的雪,造成北京城郊交通彻夜的拥堵。此时,丽群家的帅哥突然来了电话说,小两口在营地刚刚喜得贵子。二话没说,我骑上摩托跌跌撞撞直扑过去。此后的两三年里,丽群从憧憬未来的姑娘彻底成为一位含辛茹苦母亲,她们母子得到了二姐、甜娃子的呵护和回报。

01-1107-1547--c.jpg

图3-5, 2001年11月7日,孩子出生当天,北京西郊老刘家大院四川人营地                                     

01-1211-20472-c.jpg

图3-6, 2001年12月孩子满月,北京西郊老刘家大院四川人营地             

03-0528-16432-c.jpg

图3-7,2003年5月28日,北京西郊衙门口四川人营地                                      


       2003年的一天,那位帅哥突然带着他23岁的丽群和儿子走了,从此和恶臭味的京城做了个彻底的了断。

1996-CF德宪20-371-c.jpg

图3-8,1996年,北京西郊吴家村垃圾转运场,回收人员的日常工作景象。 

也许帅哥眼里恶臭味的京城仅限于此。 

      算起来2016年的丽群在当初15岁的基础上又长了20岁,现在应该步入了中年。幺妹丽群让我这个进入花甲的糟人有幸用相机珍藏了一位美丽姑娘8年的青春片段。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