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历史地理学侯仁之先生曾经引进一个1907年美国地质学家贝利.维里斯“北平湾”即“北京湾”地理概念。40年前我听过侯先生的授课,这是一个妙趣横生且直逼规律性的地理描述。直到40年我退休后才有功夫追随一帮“打鸟人(专门拍摄野生鸟类的玩家)”的专注。他们的长期拍摄经验告诉我,春季2月底和完整的3月北飞的大天鹅在北京的规模湖面落脚小憩,然后它们跃跃欲试地翻越千米之上的燕山山脉。对于多种北飞的候鸟来说,燕山与太行山环抱的北京山前小平原就是一个真正的港湾,即地理学家心中和鸟儿俯视的“北京湾”。候鸟们在此应对地势地貌屏障和北纬40度这个沙尘乃至雾霾的特有“北京湾”,也许就是它们停下来喘口气的“避风港”。以今年3月为例,我4次拍摄到天鹅在京城水域落脚,其中竟然有3次在颐和园与它们邂逅,最后一次我与天鹅则是在沙河水库合适的拍摄距离内来了个完美的情景交融。无疑,2021年之春,随着京津冀地区的环境深度改善,美丽的大天鹅们与我们一次又一次地亲密相识在“北京湾”。

3月底的最后一天天气晴好,我下意识感觉到一定有最后一拨天鹅北飞。大清早京西的颐和园一开门我便一溜小跑穿过十七孔桥赶到南湖岛的观察昆明湖的动静,此时颐和园公园早已调动大龙船在昆明湖上频繁穿行,以迎接着抗疫解禁后春天里的外地游客。显然,天鹅们宁可降落大风沙尘涌浪的湖面也并不喜欢掺和有人加入的热闹水面。下午,我有点不甘心,便驾驶摩托车北行至30公里外的沙河水库北岸。北岸有四-五百米宽的人工整治河滩,远远看去沙河水面上浮现一条亮亮且时隐时现的白线,果然不出所料,这是一个40只左右的天鹅群体。

20210331_C7D2_0126X-b

太阳落山之前的5:30,它们群情激奋地做了一次擦着水面的低飞小试。20210331_C7D2_0419X-b

南岸聚集着十几位打鸟人。显然在他们眼里显然我穿帮了。一位巡逻的保安对我拍过照片坦言,“你在沙河水库拍到的这样漂亮的天鹅群体实属罕见。我天天值班巡逻,在整个春天里沙河水库的天鹅偶尔不过五六只,您在北岸独自抓拍到如此画面纯属借助大仙儿的神助。”我答,我的确走了点贼运。其实还有句话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20210331_C7D2_0503-b

这拨天鹅应该不止一个种群,他们彼此互飞,准备重新组团北飞。据当地人说,天鹅中午13点降落沙河水库做短暂逗留,当晚借山前上升气流越过燕山,匆匆北去。

20210331_C7D2_0662X-b

而早春落脚北京的天鹅们却不必这般匆忙,早在2月22日6只天鹅作为“先遣部队”曾在在少有人为干扰的昆明湖上落脚。28日一个32只包括众多灰头颈的幼年天鹅和黄头颈的少年的天鹅群在昆明湖落脚。这几日北京的雾霾天沙尘天,这个天鹅群在此足足逗留了5天,于3月5日与另一拨共同组成一个50多只的大型团队北飞。

我的今年首次拍摄天鹅群是受李玉萍和刘继文两位打鸟人的拍摄影响。3月1日雾霾天里,我首次来到颐和园的南湖岛,远处朦胧中是玉泉山。水中静止漂浮着一群天鹅。

20210301_C5D4_0031-b

西堤的玉带桥前波光粼粼中清晰地呈现出一个以年轻家族成员为主的大天鹅种群。

20210301_C5D4_0144-b

岛上则是二三百人打鸟人群。他们共同关注着此前一天即2月28日飞进昆明湖的一个天鹅种群。

20210301_C5D4_0007-b

3月4日早,我又一次来到颐和园。这里的昆明湖上十分热闹,除天鹅群,其他候鸟纷至沓来。

20210304_C5D4_0204-b

昆明湖上也不乏成为留鸟的绿头鸭和卷尾鸭等起降。

20210304_C5D4_0024-b

南湖岛上打鸟人蜂涌而至。

20210304_C5D4_0362-b

西堤前的昆明湖面的天鹅头颈颜色异样,说明它们大多处在少年期和青少年期,这对迁徙中天鹅群落是个考验。此拨天鹅之所以能够在此逗留5日的第一原因是天鹅成员年少,第二原因是北京春季的雾霾和沙尘等天气气候不利于辨别方向和飞行。

20210304_C5D4_0385-b

每日早晚,这个年轻的天鹅种群都会在“大人”的带领下进行飞行“训练”。这更加吸引了北京的爱鸟人。

20210304_C5D4_0059-b

滑翔。

20210304_C5D4_0055-b

降落。

20210304_C5D4_0048-b

回转。

20210304_C5D4_0083-b

这让北京的天鹅爱好者们大饱眼福。直至3月5日下午这个年轻种群终于加入到另一个成年天鹅群共计55只的重组群体飞离北京湾。

20210304_C5D4_0263-b

再至3月17日,我错过了一次170只天鹅落脚昆明湖的壮观景象。3月22日又一拨200只天鹅群落脚南海子。直到3月24日早晨由于昆明湖游船恢复和快艇的干扰,我再一次目睹了一拨69只天鹅的“飞版”,后来它们重返昆明湖后又被惊飞,然后转而空降附近较小湖面的圆明园福海,直至晚间19点以后这拨天鹅群共计75只从福海离去。我以为当日网上网名为葫芦飞友的一段视频最为好看。

而作为北京环境改善又带有地标天鹅落脚北京湾的新闻照片,当属颐和园佛香阁前大拨天鹅成群嬉戏和飞舞的图片。3月24日我拍摄的这张照片中,显然大天鹅群是因人为惊扰而被迫起飞。

20210324_C5D4_0277-b

起飞的天鹅在此起彼伏的鸣叫中一哄而起,其中绝无年少天鹅的掉队。

20210324_C5D4_0305-b

拍飞过“北京湾”的天鹅群由于距离原因,我的“飞版”缺陷一览无余,不是地标不够完整就是天鹅的个体不够充分。

20210324_C5D4_0322-b

不管怎么说,天鹅群终于在佛香阁前飞了个来回。

20210324_C5D4_0439-b

天鹅群在湖面盘旋后逐渐高飞。当遇到困难,它们还回到湖面降落。由于我的打鸟经验和资历不足,竟然漏过了当日这拨天鹅回落昆明湖,又转飞福海的机会。而当下打鸟群的玩家,他们在网络上互通有无,不会错过任何良机。

20210324_C5D4_0547-b

三月的上空岂止有大天鹅一种候鸟,大雁、鸿雁、鸬鹚等等,它们无疑不是带着北京湾的记忆北飞燕山,有些甚至留在了北京湾里。

20210331_C7D2_0356-b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