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生长在西城,我却喜欢前门外,也许是母亲在南城的一所普通小学当教师的缘故。文革期间我在那儿疯玩儿疯长,人老了才感觉根就扎在那儿。20多年前喜欢拍摄胡同了,拍的最多还在那儿。
1/29西打磨厂90年代末严打期间,居委会就是党和政府在基层的战斗堡垒。
2/29值班是每位街道积极分子义务和职责,顺便带上个针头线脑。
3/29从西打磨厂到西兴隆街,那些商铺小楼是真正老北京南城建筑。路边,那的小妞儿一开口便是连片子嘴的家长里短,真好听。
4/29贯穿西打磨厂与西兴隆街的这条胡同叫南深沟胡同。总觉得胡同名哪有不解。报摊儿杂志有柏芝的清纯封面,几年后这形象便毁于冠希。今天列位不像当年胡同老粉条那般追星,只把人家当毛片经典了。然而穿红挂绿女人穿梭在胡同中顾家的身影,永远是胡同大众的真爱。
5/29撇啦撇啦地来,扭搭扭搭的走。这就是姆这的范儿。
6/29简易楼下,东西便宜、实惠,还给说瞧着顺眼才行。
7/29家门口搬个躺椅,那才叫凉快。背靠政府统一修建便民的储煤棚子。要是现在应算闯红线了。
8/29逮蛐蛐儿的罩子,您以为?一要手艺巧,二要家传妙。
9/29您看,还有自制鸟笼子的,整个一个工匠精神。
10/29刚发现这照片,大席胡同21号,老太太慈眉善目,假如能将照片转交老人家多好!(编者注:老人家的晚辈已经通知并感谢作者。)
11/29前些日子咱北京有个北京摄影名家联展叫《借壁》,北京话发音“介扁儿”,这张照片正好是这个老词儿的诠释。
12/29你家正在做饭,她家也许就端出个便盆,大家生活得都不易,少不了互相帮衬,相互之间称呼孩子他姨或者大妈显得更近乎。
13/29慵懒,这是新词儿。但这又是老的意境。
14/29大杂院的大门道,国事家事天下事,也是咱胡同大爷的议事堂。
15/29北京的地界儿大了,每个局地有所不同,对人群的差异来说柴米油盐酱醋茶与山珍海味没有公平可言。但是大气治理可不光是让胡同居民少遭点运煤的罪,而是大气质量对于住楼房的、住棚户、当官的、当草民的一视同仁,今天让我们胡同居民对政府的煤改电无不心怀感激。
16/29小竹车、小煤炉、火钳子,大江胡同一个移动厨房组合。何等的生存技巧!
17/29来,宝贝当街来一泡。可以理解,谁都知道当年胡同茅房的茅坑忒深、忒要命。
18/29老爷子和我有一个共识:我说兄弟,看报您不给睁只眼闭只眼呀?答:我照相从来都睁只眼闭只眼。(编者注:老人家的晚辈已经通知并感谢作者。照片以高清数据方式发给读者。)
19/29呵,出息了,敢往家带妞儿了!
20/29谁家姑娘要是有了,这帮老太太背后一准能给断出个带把儿的与否。
21/29知道鲜鱼口吗?整条街的铺面房。难道只能拆不能修?
22/29这买卖做得满街筒子薄利多销,原本是平民养活贫民的地界儿,后来外来人口涌入才变得非首都功能了。
23/29那会儿买肉馅儿您给掂量着,大葱不用计较,成捆的召唤。如今您买大葱,2根儿或是3根儿。
24/29越靠近前门外大街,越发热闹,不过本地界儿一直秉承服务于低端消费人群的态势。这趋势让我们忙于政绩的城市管理者们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以至于我们后来打造了一系列“新清明上河图”。
25/29警察叔叔的出警,未必涉及什么案子,通常是心里援助。
26/29国营的大北照相师傅们比我这个业余摄影爱好者清闲。胡同里热闹不少,对赶明个都快回家待岗再就业却浑然不知。
27/29当时,有些改革开放后的个体生意很火爆,靠扎堆也靠裙子短。那时候的男人添一个嗜好,脑袋上有毛没毛都爱干洗头。
28/29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男的给女宾服务还是给靠手艺说话。
29/29正值夏天的午时,烈日当头,前门外有让人感觉有透不过气的热,但是却很美很美。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