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北京西南有一个小镇“长辛店”,这里有个具有经历过120年沧桑的百年老厂,大名鼎鼎的“二七厂”。她既是北京最早的产业工人诞生地,也是最早工人运动的“摇篮”。“二七厂”现在的正式名称为“中车北京二七机车有限公司”。目前,“二七厂”最近面临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改革重组,按中央对首都的功能定位和北京市工业调整要求,生产制造业即将全面彻底地退出首都这个大舞台。
入伏第二天,北京日报的黄海京受工厂企业文化部的汤威老师之邀应约前来,他带领着一行十几人的摄影小分队,紧锣密鼓地拍摄“二七厂”的历史,以求保留代表北京工业文明以及激情岁月的最珍贵影像资料。
1/36公交车309路一如既往地将“二七厂”站名保留至今,这说明“二七厂”曾经是一块中国工业的金字招牌。
2/36而从车站到厂门的一段路却好比村野乡间,如不是有二七厂职工穿着工装通过难免要迷路。我心里有了这样的疑问,一个大工业周边完全不被城市化的原因何在?
3/36偶尔看到一位拎着饭盒、拿着图纸、匆匆上班的女技术人员,我突然感受到一种持续燃烧的“激情岁月”。
4/36入伏的高温,职工会享受国企的福利待遇,干脆歇了。厂内作业的工人有限,但是从横幅标语中来访者仍能感受一个国企的担当。
5/36铁路贯穿的厂区每一个角落。新生产的机车设备从彩钢板搭建的新车间自行驶向这些钢轨。
6/36车间里,二七厂的机车产品按系列整装静候,蓄势待发。
7/36几百米的组装车间,每一列黄龙般的连体装备居然就是增加中国铁路里程的移动的梦工厂。
8/36而每一个在铁轨上移动工厂单元,毫不夸张地说是北京的,也是中国的,还是世界的。
9/36二七厂除了我眼中的“黄龙”,还有“大黄蜂”等矿山机械。比如无人驾驶的这种240到400吨的矿山巨无霸,它不光胃口大,而且移动速度可达小时160公里。该产品在二七厂完成试车后,还要再经拆解运抵现场再组装。
10/36厂企业文化部的汤威老师与组织本次活动的北京日报黄海京老师合作,通过摄影手段为二七厂企业文化留下一些工业时代的遗存。在北京市挥手告别最后一个鼎鼎大名的机械工业之际,汤工试图要从120年前的工业摇篮开始寻找二七厂留给北京文化的每个里程碑。
11/36工厂建筑初期的法式建筑依然,机械工业的行业性体现了工业革命中规规矩矩的唯美传承,这使得二七厂在变数巨大的北京整个工业园区建设和发展中一花独秀。
12/36尽管洋房外整齐地堆放了生锈的曲轴,但是藤蔓仍然掩映着尖尖的楼顶。圆与方,自然与工业,秩序与废物存在各自的哲理。
13/36技术及后勤人员正在迁出这座备受爱戴的欧式建筑。使用数十年的洋房竟然完好地保留了从木地板到天花板上吊灯的所以内饰。
14/36即便贴满1993年挂历而被废弃单身宿舍,也保留男性青工们青春的情思。以上难道不是一个厂崇尚美好精神文明建设的价值体现。
15/36有照壁为证,20年前北京没有明确首都4个基本定位时,在改革开放后的经济建设中,国企二七厂不光没有掉队,而且还是引领中国经济上行的火车头。
16/36厂容厂貌告诉我,时至今日、时至推出历史舞台的前夜,二七厂仍然是一艘劈荆斩浪、永不沉没的国企大船。
17/36有些寻觅竟然是在灌木丛中的废墟中寻找特定时代的蛛丝马迹。
18/36我们在百年前的一个厂房停住了脚步,这是慈禧登上龙车的那个车间,车间的结构还在,四壁加高,窗户纸糊的窗户早由木窗替代。但这就是中国火车有实际意义的起点。
19/36汤工甚至还趴在老枕木上寻找100前的钢轨和道钉。
20/36在建厂初期的法式建筑物里,繁体字的横标上赫然写着“困难在顽强没有咱们意志坚”,整个一个刚解放时的词儿,钢柱依稀可见贯彻最高指示印迹,这里程碑标记从政权更迭到没有停过产的文革。
21/36跟随汤工,我们的摄影团队渐入佳境。一根曲轴冰火历炼。热处理车间门口,汤和摄影师再现生产工艺过程。这是一根曲轴变性的冰火历炼。根据北京市政府的要求,这个耗电略有污染的车间率先部分关停了。
22/36汤工的工人兄弟很酷,酷在没有机械设备是他玩不转的。
23/36酷哥并没有夸口,“昭和年间的日本车床,铜质标牌还在。瞧,小日本儿必须给老子干活。”
24/36另一个机床的档案标识,1954年进厂,1980年大修,沿用至今。
25/36机加工很考验手工拿捏的细活儿。
26/36看懂复杂图纸的四眼儿当然是我们今天的工人阶级。
27/36现在的数控车床不仅有文化有学历,也仍然沿袭着巧夺天工的工匠精神。
28/36二七厂的工人们消化着百年来的万国设备,因为这些兄弟必须完成中国制造。
29/36通过拍摄和与汤威老师沟通得知,汤工的父母不仅是“二七厂”退休的工人,姐姐也从“二七厂”退休。汤工本人已经在这个老厂工作了30年,他爱人居然也是他的同事。父一辈子一辈,他们与“二七厂”的关系根深蒂固、骨肉相连。如今汤工的哥们儿们都是厂里各分厂(车间)的技术骨干。由于大家都拿着国企的2000多元的工资,所以哥们儿不分彼此,都是工人阶级。
30/36这是去年挂在墙上的年度工作重点,最后一句白纸黑字表达美好愿景,“二七要人人有房住”。而2017年形势大变,工人们先别说住房,赶紧着就面临着转型和遣散。汤工究竟能为二七厂留下什么?
31/36汤工说,后二七厂时代将保留工业时代的成体系成建制的一系列遗存,这被认为这是北京历史和文化的一部分。本图片近景是煤库上方的龙门吊,视野通过传送装置将煤送到生产用的热力分厂,直至废气从高架源排放。
32/36废气排放中有一个水磨除尘器,以保证达标排放。而北京的清洁能源早已用燃气锅炉替代了这个工业过程。保留这个废弃的工业形态中的环保设施完全是作为一个里程碑而保留。我不由得从理工的角度揣度这个环保作品的美学价值。
33/36当然还要保留这些技术性标识,告诉我们的后代,二七厂为蓝天做出的牺牲与奉献。
34/36锻造车间已经腾空,巨大的厂房将赋予首都功能新的使命。
35/36不同于其他国企退出领域,有条不紊的转型是当下国企面临的难题,二七厂对即将废弃的料场还在继续沿用着ISO(国际标准化组织)的认证要求。二七厂在涅槃,也在重生。
36/36我又在一张责任牌找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李登辉,四六不着边,这是个玩笑,也不是个玩笑。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