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20年前,老东城巨变在即。她给了我这样一个依恋北京街头巷尾的机会---
1/45东单路口,还没有联体建筑的东方广场,康师傅的广告下是那个给予东城人民方便的东单菜市场,银街上是廊桥遗梦。姑娘你在和谁相约东单?
2/45后门桥,还没有找到饭辙的农民工。
3/45后门桥,一段时间里人民在寻呼。
4/45没有打造品牌的南锣。
5/45初装私家电话,被宰、被拖延、被要好处费,市民无不痛心疾首。街头电话也许是当时群众利益的一个标志。
6/45这是一个不太久远,没有私人汽车,没有买卖私房,没有互联网,没有巨大贫富差别的东城。大街上,别装不认识,那是咱爸、咱姐、咱妹。
7/45这又是一个独生子女的年代,老爷们儿上班,挺着大肚子的孕妇们在妇幼保健医院对过的街边边饮“北冰洋”,边互问56天的产假由谁伺候。
8/45过马路,把希望寄托在独生子女身上的父亲生怕孩子发生闪失。
9/45我们的自行车使老外这般的羡慕不已,纵然让这位“大连套双弯梁”的女主人无比自豪。
10/45当年老外们楞在修自行车摊儿上征讨自行车转铃作为北京记忆。
11/45机动车与自行车的剐蹭,无需交警,看热闹的人参与下便自行解决了纠纷。因为核心价值观是“钱算个屁”,谁还在意对方身上那仨瓜俩枣。
12/45我们的年轻人暂时需要大奔,显摆一下“人生价值”。
13/45我们的娱乐限于一把吉他、一条小型爱犬。
14/45文化生活,我们街头有招贴画儿中心---
15/45还有多重非物质组合。
16/45热闹并非非凡。
17/45被摄影的较高境界,老幺摄影。
18/45被摄影的最高境界,卡尔吴波。
19/45靠幸苦,街头小贩的媳妇儿在城市风光中奶着孩子。
20/45不靠暴利,街头小贩的媳妇儿在归途中包出最后一粒残余的豌豆。
21/45随“机动车”千米行。
22/45到胡同去,到有无产阶级专政、有街道积极分子的辖区去---
23/45要精神文明建设,还是带盆花回家吧!
24/45非节假日非老龄化的胡同---
25/45红星胡同的爷爷坚守红心的忠诚。
26/45三寸金莲的奶奶。
27/45隔辈儿亲的门楼。
28/45相濡以沫的邻里。
29/45您头里走---
30/45情谊,有家长里短足矣。
31/45有宝贝当街隔着,好看,没谁惦记。
32/45团堆煤球、栽点绿植。
33/45除此,不曾出租的大杂院如此的幽静。
34/45崇尚英雄的门楼,这里有男孩儿们写在门楼墙上的国足名单。
35/45回到街头,王府井利生门前的滑板英雄。
36/45街头,男孩儿在游荡。
37/45路边,听鸟儿歌唱。
38/45屋檐下,两个庄则栋。
39/45胡同里,男孩儿女孩儿群小无猜。
40/45跳房子。
41/45灌篮高手。
42/45免费的大玩具。
43/45最高级的玩具,代步的旱冰鞋。
44/45返朴归真的玩具,还是自行车。
45/45自打平安大街工程将东城连带西城打开一个巨大的拉链,互联网、手机、私房、楼堂馆所、怪建筑、外地人、外国人蜂拥而至------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