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尽管保留完整的元明清的古城是一种奢望。我们不得不庆幸西城的白塔寺及周边胡同的残存。这个地区遭受城改影响最早,但是又是城市变化最为迟缓的老城区。直至新近国家颁布的北京市城市总规出台,老北京的胡同终于有了法理上不被斩杀的依据。说心里话,老北京城近几十年来的旧城改造实在是令人痛心疾首,但是事情总有不幸中的万幸,因为一座白塔的城改拉锯战真的保留了残存的老北京城根儿一隅。今儿还给从离白塔寺最近的那座福绥境“社会主义大厦”说起。
1/9人们参观白塔寺,大多更关注周边未被房地产开发的还残存古老北京味儿的胡同。最近利好的消息是今后北京城不会再拆胡同了。
2/9从阜成门内大街路南的一座建筑物上眺望今天的白塔,镜头里白塔只能放在画面的一边作为“配重”。因为,左侧的建筑群正在从西向东压迫白塔。画面中心是一座体量突兀的黄色大楼。说起这座福绥境8层的建筑竟然也是一个文保单位,它是用1950年代初期建设大会堂剩余建材折腾出的两座社会主义大厦之一。
3/9这座大楼每家每户宽大的卧室和浴室,甚至还有电梯,但是各户却没有厨房设施,大楼里只有公共食堂。这让人想起那首歌,“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4/9改革之年,这座楼早被房地产大亨们盯上,导致绝大部分住户被腾空,只残留少量困难不能解决的住户。好在钉子户们为文物部门打了一个时间差,促成了一个只有几十年历史的另类“文保单位”。这样这座号称“社会主义大厦”连同白塔寺两个文保单位使得这里的旧城改造停顿下来。
5/9当然先前这座“社会主义大厦”也有它凌驾于白塔之上的“塔景房”的设计理念。从顶楼东侧白塔寺及周围风貌尽收眼底。直至“昨天”,这位行动不能自理的老人。仍然守候着俯视白塔的一面窗子。
6/9值得反省的是,一座楼占有如此美丽的景观资源无疑影响到白塔寺区域的城市整体结构。但是当年的大楼选址和设计人员却卓有成效地关注了本所大楼大部分居民的视觉感受。首先大楼主体窗户朝南的住户都赋予了居民探出头窗外观看白塔的感受。
7/9其次,大楼西端和大楼东端的拐角也赋予了一半窗子朝向白塔的设计。本照片除了表现大楼西端拐角外,还呈现出老城南面改革开放后金融街的崛起。一个古城错上加错规划与建设更成为这座城市的耻辱记忆。
8/9而大楼北侧不远处是金融街北扩后高层的富人住宅区。这大兵压境且犬牙相错的情形下,只有少量簇拥在塔下的平民平房拱卫着这座元代尼泊尔人设计建造的白塔下。
9/9白塔啊,你只因残留的胡同和四合院而余温着老城的一点点剩余尊贵,反过来白塔又把周边的胡同紧紧地揽入怀中。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