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地点大兴新建村。2017.11.26.
1/23作为今天的自媒体工作者,哪有事儿哪便有我们的身影。我们不仅胯下有通行无阻的摩托跑,不仅头顶有比执法人员高位的视屏记录仪,还必须是在党的领导下关注民生的摄影工作者。即便主观意愿如此,本人还是对本次火灾死人事件的发展事态失去了判断。原本以为事故的社会影响仅限于追责,至多连带反腐。不成想不断有消息传来,北京的疏解工作由此翻开新的一页。
2/23大兴新建村,在偌大的一块村办企业废墟上只保留了一座与事件描述疑似的肇事建筑物,它略显孤独和高大。推测这是为了保留证据吧。
3/23大兴26路公交站新建村站,这里穿越这个企业群中有一条对服装业很有影响的一条路,金服大街,它紧邻1118事发地。这个村村办企业基本属于服装加工业和服装工人们的“三合一”或“多合一”彩钢板建筑群。
4/23这个区域紧邻一个手续齐全的相对完备的知名厂家服装工业区,而沿北京南中轴线上游,更是一个享誉盛誉的京南大红门服装商贸区。
5/23日前,金服大街途径村办企业区几百米的路段已经被封闭。
6/23有电锤、水车等施工机械源源不断地驶入金服大街。
7/23有专门人员负责指挥作业。
8/23消防水枪降尘作业。
9/23园林部门的水车也前来助阵。
10/23在轰鸣中,数台机械联合作业,仅三四日,绝大多数三合一、多合一多层建筑成为一片“战后废墟”。
11/23村办企业区域边缘还有准备拆除的建筑,被告知,禁止入内!
12/23村办企业区中最后几家手续不到位的外来家族的服装企业正在从北京抹去。
13/23瞬间的等待。
14/23已然是无奈。
15/23一个企业,先走的一定是打工者。
16/23北京还有其他选择吗?
17/23转移?
18/23村办幼儿园暂时留守,等指示。
19/23其实不光被遣散人员沮丧,本地农民都增加私宅高度喝建筑密度,以容纳更多的外来服装业农民工居住。眼下摇钱树没了又能如何?
20/23金服大街穿越村民住宅地段,此刻满地狼藉。
21/23也许村民经受一段茫然。
22/23领导同志亲临现场,耐心地做本地民居拆迁补偿中的思想工作,原来本地早已纳入本市规划中的“拆改”。1118事件突然间成了本村乃至我市疏解工作的转折点和加速器。
23/23题外话,异乡的异客走了,而这里却还残存着家的气味,一条被遗弃的异客豢养的家犬在废墟上转悠。此时此地它正在成长为一条经受住考验的北京土狗。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