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从2001年300万像素的佳能傻瓜数码相机到2018年3000万像素的佳能单反数码相机使用,我突然感觉自己“一失足成千古爱”了。在北京的特定地界儿(前门外),我竟然有了如下许多契而不舍的数码影像记忆。而作为街头巷尾的玩儿影,我也从壮年步入老年。假如以这两个拍摄时间点为契机,从影像的海洋中筛出杂陈续上,不拍列位见笑,兴许我为我的北京留下了点嘛伍的。
1/1820010601前门外大栅栏(老宣武区) 原住民,世纪之初还有不少这样的小脚。隐约可见奶奶们年轻时的美丽和尊严。这番景象今天似乎已难觅踪影。
2/1820010601前门外大栅栏(老宣武区) 胡同中的细节,侍弄门前的花草。
3/1820010601前门外大栅栏(老宣武区) 主妇白天晒上一罐罐,以供晚间酣畅淋漓的“擦澡”。
4/1820010601前门外大栅栏(老宣武区) 此间,外来人口带着养育革命接班人的目的接踵而来。
5/1820180121前门外大栅栏杨梅竹斜街(老宣武区) 时至今日,改造了一条杨梅竹斜街,又创新了一个美丽的政绩。
6/1820180121前门外大栅栏东北园胡同(老宣武区) 又改造了,所有的电线入地了!
7/1820010601前门外大栅栏(老宣武区) 当年,京城的小子如此叼着奶嘴,牵着女朋友的手。
8/18201801211前门外大栅栏(老宣武区) 如今,萌妹们遍地了!
9/1820180121前门外大栅栏(老宣武区) 内外无别!
10/1820010601前门外大栅栏(老宣武区) 本世纪初日伪时期门牌还在。后来改革了,就让人家换钱花了。从王寡妇斜街、到王广福斜街、到棕树斜街,这就是门楣上的北京胡同历史。
11/1820180121前门外大栅栏(老宣武区) 光着的是2017年整治行动流落街头的性感风标。
12/1820180121前门外大栅栏(老宣武区) 穿棉袍、塔拉拖鞋、急匆匆出门的是不情愿又没辙的“欠改造内需”。
13/1820180121前门外大栅栏(老宣武区) 一条中轴线相隔,路东前门外崇文区西兴隆街老平房的居民都拆迁得差不多了,而路西宣武区前门外大栅栏却毫无动静。大栅栏西街商业街少有真正北京人的买卖,而老庙前一个小小的空场上有个玩儿牌、耍贫嘴的地界儿,这是前门楼子脚下一帮活着的北京老炮儿。
14/1820010617前门外西兴隆街(老崇文区) 遥看路东前门外崇文区西兴隆街的老平房,这是令人怀念的另一帮活着的北京老炮儿。
15/1820010617前门外西兴隆街(老崇文区) 那时候,我眼中的胡同女人,风情万种。
16/1820010617前门外鲜鱼口(老崇文区) 那时候,一盆多余的水准确地倒进井盖儿小眼儿。鲜鱼口川流不息。
17/1820180121前门外鲜鱼口(老崇文区) 如今开发了,为了引人入室,你装,他也给像?
18/1820180121前门外好景胡同(老崇文区) 在中轴线路东,难得一条胡同还住着2户老人家,其中一位张大妈,80多岁。当年随考上北京列车段当火车司机的老爷子扎根北京,后来也在列车段做列车保洁工作。如今老太太感谢党,因为自己有3000多块退休金保障,虽然儿孙和老太太蜗居在此,但对老人家来说,“家就是这样,拥挤、凌乱却温暖,出门就是前门楼子。”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