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进入本世纪,白塔寺的拍摄方式终于可以用数码方式完成了。今天看来,数码相机的多快好省简直对老北京变化的拍摄太有积累了。习大大在对北京的3次“讲话”才不过这几年,“北京城一间老房不拆一条胡同不少”成了新总规的红线,这意味着北京老城不再被继续危改和在此基础上的创新立业了。从最近类似西城科技周的活动中,我们的确感受到了保护和提升使得像白塔寺老城区的活力开始复苏。这中间我还认识一群扎根白塔寺非政府组织的艺术家和文化人,代表人物刘伟等人在宫门口东岔81号腾退房里专门挖掘老北京非遗,适时举办了多种怀旧形式的“微庙会”,这引得本地老北京们、非遗传人们宾至而来。火热中,不光咱区长来现场支持,还有相当多的老外也闻讯助威。各位看官容我卖个关子,今天的《闲片儿白塔寺之一》先要从“讲话”前十几年前的见闻聊起。(因照片杂乱,笔者还在筛选中,您暂且受累将就着看吧。)
1/182001年时,金融街建设推平了西城大面积胡同,日渐逼近白塔寺,隔着一条阜成门内大街,名为危改连片拆迁实为金融街的地基已经兵临城下。 700年前,进元大都平则门的元的喇嘛白塔就矗立于当今阜成门内大街路西,一座藏传格鲁派寺院和一尊尼泊尔大师设计的白塔,元明清屹立不倒的白塔是北京城的标志,是北京的吉祥,更是老城抵御异类的保护神。而现如今白塔寺白塔固守越来越小的老城营盘,居然连旅游都难以胜任了。
2/18近些年还能让白塔寺享誉京城只有“宫门口馒头”了,如今四九城里面到处都知道这个招牌,从“宫门口馒头”的连锁店。而“宫门口馒头”是改革开放中一位山东人在白塔寺宫门口创办的买卖,从2001年的排队买“宫门口馒头”的火爆场面可见一斑。稍微遗憾的是原址的“宫门口馒头”在不久前取缔拆墙打洞中被疏解,好在“宫门口馒头”已然重振了白塔寺宫门口的名声。其实“宫门”还真跟白塔寺原本就是俩单位。在白塔寺周边胡同中叫宫门口的地界大了,除了宫门还有叫廊下的地界。前不久专门研究这一代文化历史的刘伟先生给出了答案,原来所谓“宫”就是朝天宫,有图为证“宫门口”在前,廊下在后。一场大火后,平民迁入,久而久之,只留下地名。这也导致白塔寺周围并无王府规模的深宅大院。而宫门口向南取道锦什坊街古道,达闹市口通宣南,北抵官园至西直门。宫门口东西岔自然形成一条并不径直民间商道,街边商业店铺门脸前几年还比较完整。
3/18宫门口出口是阜成门内大街,是正儿八经出入城西的官道。如今,宫门口出口左手老店铺门楣还在,改换多少次门庭不详。
4/18出宫门口右手茶叶店,十多年前还有讲究的老爷子在此品茶追思。
5/18与此同时,我们的西城区地方政府开始在白塔寺西墙腾退老院落,恢复庙产。
6/18宫门口东夹道,二道门前这个损坏不久牲口石槽就是件庙产里的文物,可惜后来去向不明。
7/18进入本世纪的宫门口,表明本市平民中老传承的遗存还屡见不鲜。
8/18宫门口东岔东隔一个裁缝铺,与这座摇摇欲坠小二楼之间竟然还有一条通往阜成门内大街官道的出口,也就是说白塔寺西边三条胡同的出入口处商贾云集,足以表明当年店铺密布和买卖的兴隆。其实这个出口被堵死不过几十年的事儿。
9/18刘伟的研究中表明,廊下就是朝天宫北界。只是恢弘的朝天宫火灾燃尽,从此废墟荒芜,一蹶不振。之后平民趁虚而入,尽管此地风水欠佳不会有王府大宅,但是城里平头百姓也期待置办点房产,于是西廊下才有了虎视眈眈的条石,泰山石敢当。只因为金融街北扩圈进了西廊下民宅,这几年墙没倒条石却先让人顺了。难道说佛教的白塔与道场的朝天宫水火不容,古老的白塔也与当下金融街势不两立?
10/18西廊下47号大宅院变大杂院的这位老先生,为自己马上能够成为郊区新盖的大户型楼宇的市民兴奋不已。老先生允许我给老房子留影。
11/18八仙桌。
12/18带铜活的箱子。
13/18缝纫机,俩,一台兼做写字台。
14/18老房子照片到了老先生的老伴儿手里,自然要跟比亲戚还要亲的邻居们显摆。
15/18今天没几个老百姓知道朝天宫,大家只认宫门口与廊下之间白塔护佑的民生:膛炉子
16/18烟袋油子
17/18老电闸
18/18窗外的冻柿子。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