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作为改革开放后凭考试吭哧吭哧入学的下乡知青又从事重体力劳动的装卸工人的本人,首先必须感谢改革开放,七八级的我4年的学业后便被投身到北京环保事业的前沿阵地,直至2年前退休,终于走过了一段从大龄青年步入年轻老年的人生旅程。这期间我跟着我的前辈们,从改革开放初期就不遗余力地探索北京城市生态研究领域,在他们的引领下,本人亲力亲为了整个北京改革开放40年来的城市扩展、经济发展、私家车汹涌来潮、房地产激增带来的一系列环境变迁。令人遗憾的是,随着城市的迅猛发展,我们的环保工作总是让位于发展这个硬道理,尽管我们为城市环境科研和管理出大力流大汗,但在北京城市生态系统建设上我们却始终疲于应付,这被动表现在计划永远跟不上变化。除非像2008年奥运会期间那样的全行业服务于环境目标一致的一盘棋外,北京的环境保护工作从上至下至始至终举步维艰,尤其是反复攻坚类似大气污染顽疾的时段。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几次对北京考察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了首都四个中心的功能定位,于是针对雾霾现象北京实施了一系列由被动变主动的环保至上的行政指令,辅助一些切实可行的技术措施。终于北京的环境近期逐渐有了质的飞跃。有比较才有鉴别,北京在总结改革开放40年环保历程时无需展现“大美北京”的花红柳绿,只要晒晒以往大气环境不尽如人意的案例,多点城市环境管理动态的展示,从中便读得出来北京市取得的每一丁点环境质量的改善都是怎样的来之不易。但愿我们不断地修正环保认识上价值观的弊端,低调前行。因为,我们经过那么多年防治大气污染的努力,大颗粒的沙尘、煤烟型污染物刚刚消减,谁曾想雾霾又来了。(资料在继续补充中)
1/50问:我们的天安门广场怎么了?答:春季扬沙呗。(2000.4.7.)
2/50我们的首都机场在沙尘中缺失能见度的条件下暂停了起降。(2004.6.14.)
3/50沙尘暴,现在我们改用一系列空气污染指标来预警。北京城在北纬40度大陆季风条件的西风带下,自古以来,PM10大颗粒黄沙袭扰北京由来已久,业已成为见惯不怪的京城一绝。(2000.4.11.)
4/50每当你行进在黄沙中---(2002.3.中关村)
5/50每当你停留在黄沙中---(2001.3.4.西客站)
6/50算了,我们无遮无盖抱在一起。(2001.3.21.海淀)
7/50中关村的沙尘暴让太平洋大厦淹没在桔红色尘的海洋中。(2002.3.20.中关村)
8/50有时黄沙还会伴随泥雨。(2002.3.中关村)
9/50北京的春天,对于女性来说人手一条纱巾是记忆中的常态。(2000.4.7.)
10/50女儿上学的花园村中学,体育教师的一项额外工作,洒水。(2000.4.6.海淀花园村中学)
11/50西风带强劲的西风是否可以带来飞沙走石另说,我们的城市管理者已经意识到工农业活动都更大规模的扬尘,建设工地和运输扬尘的贡献不可小觑。当年整个平安大街“夕照建筑”都以为可以这样的一拆了之,哪懂什么风力作用下的施工扬尘。(2000.12.西城官园东)
12/50回顾我们两广大街改建项目,囤积的渣土简直就是一座横亘在城市中尘土的山脉。(2001.3.两广)
13/50交通扬尘,您遇上了倒霉您一位。(2002.9.6.房山长沟)
14/50赶上大风作业,倒霉一片。(2002.3.22.北清路)
15/50赶上大风运输,倒霉“一路一带”。(2002.5.20.)
16/50曾经追求城市建设政绩的北京工地,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倒霉的是一座城市。
17/50这是本人在1983年北京城市生态研究中根据遥感解译绘制的一张30多年前北京工业用地的示意图,表明北京城市曾经作为经济中心的成体系成规模建制的多功能工业分区分布图。而这个大而全的工业体系首当其冲的就是工业大气污染物对首都上空最直接最集中的围堵。改革开放的40年,我们先对这些工业加以先污染后治理,进而从地理的环路上让工业退二进三、退三进四---,直至向摊开的城市外围驱赶污染工业,又将自认为高科技无污染的工业建设项目尽力塞进经济开发区。直至十八大以来,习主席几次视察北京后终于完全确立首都功能的四个基本定位,以后的“中央政务区”的北京城必须叫停和迁出所有非首都功能。
18/50回顾跟着多变的城市总规,北京环保旅程举步维艰:京西南广安门一带,中低高度(15米-45米)的大气排放源密布京城。而采暖期的平房区基本上沉浸在低空无组织排放的大气污染物的弥散之中。(1983.)
19/50改革开放中期,广安门外的首钢特钢厂仍以他特有黄色无组织排放,形成一朵朵定时升腾的黄云。(1994)
20/50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从石景山向东瞭望京城,前景是一座烟囱林立的钢城,远景是遮天蔽日灰盖儿,罩着苟延残喘的帝都。(2004年冬季)
21/50一度,工厂、燃煤电厂的固体燃料中含有化学污染物在北京的上空比比皆是。登上香山鬼见愁可俯视山间的热电厂“三炷香”,真的鬼见了都发愁。(1995.9.24.香山)
22/50一个高架源排放物质是如此的有型有色有扩散。(2002.9.27.)
23/50正是这个映入眼帘的画面,使本人责无旁贷地成为国家环境标准中这个大气污染源图形标志的首席设计人员。
24/50进入本世纪,东郊工业区转型过程中,在市区环保局的“逼迫”下,大多数国企的烟囱已经不怎么冒出带有林格曼黑度的烟尘。(1990s)
25/50至少经过治理,我们东郊工业区有了喷吐出水蒸气的白色烟雾。(2002.东郊北内及周边工业区)
26/50即便改革中,初期经济发展至上仍然使京城周围‘十五小工业’屡禁不绝。(1996.9.房山)
27/50临近城市的京郊小铸造在流出粗鄙钢铁产量同时,也在祸害北京城市周边的上空。(1996.9.房山)
28/50用西山的煤烧制西山的石灰岩,相当于碳酸钙加热氧化还原为氧化钙和水,工业生产哪有中学化学课本这么简单,粉尘、硫化物等污染物一个都不少地肮脏着北京的大西山。(2002.5.31.门头沟)
29/50周口店山顶洞人日伪时期就规模经营水泥厂。(2001.8.25.房山)
30/50当北京对水泥厂加以限制后,北京周边河北人民的小水泥如雨后春笋。(2005.10.5.河北)
31/50改革开放中后期,我们的城市还不得不以更大的锅炉集中治理和排放。(2005.8.1.)
32/50而每座锅炉房都着如此不燃煤也扬尘的煤堆。(2005.8.1.)
33/50直到北京出台了新能源战略,对燃煤锅炉从市中心向外围、从锅炉的小蒸吨到大蒸吨逐渐拆除。(2002)
34/50老北京用型煤对付严冬。(2001.11.3.南城)
35/50大杂院里家家户户的小煤炉是度过严冬的基本保障。(2000.4.宣武校场口)
36/50北京老城居民以这样的方式引燃千家万户的小煤炉。(1999.5.28.东城石槽胡同)
37/50但是每引燃一个煤炉过程就造成了一条胡同人的呼吸道不爽。(1999.5.28.东城石槽胡同)
38/50刚刚对老城实施几年的煤改电,又发现城乡结合部城中村的劣质煤从五环路向内分布,大气污染圈形成了城市的紧箍咒,紧锁城市的咽喉。(2012.11.14.海淀西八里庄)
39/50在城中村,烧的就是高硫多灰分的便宜散煤。(2002.3.2.)
40/50环境管理稍有松懈,那么好吧,就在你四道口市环保局借壁儿就生出一个新疆村,一群的烧烤据点如此悄然无声地加入了城市大气污染的阵营。(1994.5.3.海淀增光路)
41/50城郊也不乐观,圆明园在烧荒---(2001.3.8.)
42/50郊区也烧荒---(2002.10.4.房山)
43/50城市生态的问题接踵而来,绿化树种引进导致毛白杨在杨白毛。(2001.4.16.甘家口)
44/50管理缺失,三环路上就有这样的尾气客运进京。(2001.7.30.西三环紫竹桥)
45/50毋庸置疑,北京经历了一系列治理大气污染的艰难困苦。也不知哪天雾霾敏感了市民的神经。雾霾竟然从偷袭变得时常光顾,其规模和强度与日俱增。于是我们的报刊杂志、电视网络也铺天盖地而来。习主席倍感北京大气污染问题严重,将访问我们北京环保研究院问问究竟作为议事日程,结果市委书记郭金龙事先前来踩点,因为某种原因就把主席来访我们单位的事宜否了。后来习主席去了水源九厂,并且发表了治理北京环境的重要讲话。(2013)
46/50想想都瘆的慌,雾霾动辄就给北京来个昏天黑地。我们突然领教了一个新术语,PM2.5,污染指数达到300,达到500---,难不成我们的呼吸都在告急。(2014.2.24.海淀西八里庄)
47/502014早春,接送孩子的市民们戴上了口罩。(2014.2.25.我家楼下)
48/502014年金秋也重度雾霾。长跑运动员戴上了口罩,北京举办了史上最为现眼的一次国际马拉松。真不好思西展示那些过于丢人的图片。(201410.19.我家楼下)
49/502016年金秋10月,大栅栏商业街迎来这样成群结队的口罩团。
50/50这些年虽然我们的城市管理者下了大工夫花了大力气,甚至采取非常强制的行政措施,确也出现过一些带有政治色彩的这蓝那蓝。而本年度,期待政府换届的“大会蓝”竟然没有如约而至。这期间疏解整治促提升、产业结构调整、京津冀一体化、法制化的指标管理、辖区首长终身负责制等紧锣密鼓、接踵而来---,十九大后一波波更加的强势表明,北京、京津冀、整个中国必须玩儿真格的,雾霾形成规律要搞清,蓝天行动任重而道远,蓝天必须是改革开放今后的硬道理。(2018,3.13.十九大召开期间,天安门前)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