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垃圾处置的“三化”是资源化、减量化、无害化。最近北京又把垃圾分类提到了议事日程似乎是要卓有成效地实现三化。上个世纪80年代初我所在的北京市环境保护研究所和北京地震研究所联合对北京的垃圾分布进行遥感调查,本人也由此开始参与了北京市固体废物分布、处理处置乃至垃圾回收工作者人群的调查和研究。说起来这还是一个与国际接轨的比较过程。垃圾的处理处置,除了启用和尊重民间拾荒人和NGO的力量,政府必须要充分利用改革的红利加以倾注和主导。(资料补充中)
1/171983年,北京市环保所和北京市地震研究所联手通过遥感的环境调查将城市周边的生活垃圾堆落在解译图上,我的同事也是同学的董宁和她研究团队发现了北京以每年数百万吨垃圾的积累如此围城。
2/17想知道北京的垃圾是多让政府头疼吗?倒退二三十年,天安门广场的垃圾箱因数量不足、清理不及时,负面影响时有发生。
3/17城区核心能够有一些压缩垃圾的运输车辆不易,市民走出家门围追堵截,明显运力不足,告急!
4/17改革开放,馋虫多了,王府井夜市的餐饮垃圾,也告急!(20012.6.东华门)
5/17常态是在城市中居民区的楼宇之间,没有现在垃圾楼这样封闭空间,只有矮墙围挡的可运移的垃圾桶。
6/17在海淀增光路上干脆是堆在道路上散装垃圾。
7/17垃圾车定点定时来清理。
8/17此时国营供销社物资回收系统在经济改革冲击下难以维系,竟然退出了历史舞台。从垃圾减量中获得薄利的工作完全由外地进京人员接替。北京固废专家王维平说,这支京城回收大军有8到12万人之众,2016年他们将北京1400万吨垃圾中的一半700万吨可回收物质运往河北,另一半700万吨进入体制内处理处置。
9/17这支回收大军也有城乡之别,上图为城里的散兵游勇,本图为城乡结合部露天中转站或堆放场的四川大巴山拾荒人群组。
10/17当年政府也没有余钱啊,垃圾中转场地已经捉襟见肘,甚至有些只能满足环卫车辆的停放。
11/17在环卫部门向农村租用荒地上,城市周边不乏垃圾临时堆放地。
12/17堆放场暴露在空气中,仅有灭蚊蝇的罐车在作业面上进行药物喷洒。
13/17直至2005年,京城西南丰台的北天堂垃圾场使用永定河河道的砂石坑,城建挖坑塘,坑塘埋垃圾,绝无防渗等填埋卫生措施。(2002.5.4.丰台北天堂)
14/17见识见识几十年生活垃圾填埋场的全景吧,够壮观,也够闹心。(2002.5.4.丰台北天堂)
15/17在城市建成区北部边缘,有农民废弃的坑塘,新建楼区把没有纳入政府管理的垃圾在此进行偷排。
16/17与之相比,北郊开始有了标准的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2005.4.4.)
17/17为了防止垃圾渗滤液进入土壤和地下水环境,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绝对禁止外人进入。然而也就是中国特色的垃圾卫生填埋场,拾荒者无孔不入?还是管理者经营有方?(2005.4.4.)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