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头回听说台风还能影响北京。当台风“安比”带来的雨真落了下来,还以为拍摄天灾多少有点“不辱使命”,其实过后才明白,我们没那么高大上,我们关心的是我们的生养之地。2018.7.24.
1/37说这场雨是台风带来的,真的有点酣畅淋漓的味道。
2/37车把上的转铃经洗礼,反射出一个我,曾几何时我会让自行车铃铛生锈?
3/37胡同拐弯的凸面镜中分明是已然老迈的我。“老东西,还玩心不死啊?”老伴经常这样表扬我。
4/37我因女儿“移民郊区”,所以我开始多半时间住在顺义,实践了重返我插队的“第二故乡”。雨天进京城更觉得不易。雍和宫地铁站是进东城的门户,刚几日啊,就觉得亲近。出地铁眼见,雨天值班的打工老头和北京大妞儿路遇。
5/37北京大妞又与更小的北京小妞儿擦肩。女儿已是服务顺义区的公民,我那小外孙将来会自豪地吹牛说,我姥爷姥姥原本是北京的城里人,像是夸奖满清的遗老遗少。
6/37雨天雍和宫可资吹牛的北京小院儿,东城借敕建喇嘛庙的牛叉地段。
7/37其实,雨天真正的东城人有忙有闲,从来不靠吹牛活着---
8/37雨天东城人在屋檐下看街道干部管“闲事儿”---
9/37雨天东城人换两瓶啤酒。
10/37雨天东城人弄点现成吃的。
11/37雨天给文化公司送餐,双方都不属于东城人。
12/37这就是今天的东城胡同。
13/37国学胡同通往北京东城另一个牛叉之地,国子监街。如果您在胡同里穿插,只有红墙与民宅,少有游客。
14/37国子监很牛,但是我不会忽视原来属于国子监的这样排房的百年院落。
15/37说是一个院,其实更是一条小巷,别以为北京城全是四合院。
16/37可以从院内门牌看出排房的门道同属国子监街。有缘认识22号的东城猫友大姐。我对大姐说,我回城是要照顾外老宅一只猫,因而从顺义回城;老大姐说,她要兼顾家里的猫连同胡同房上的猫,正好22条生命,因此她要经常往返于房山与东城之间。
17/37看我会聊天吧!我被邀请进盖严了小厨房的排房尽端。
18/37这是大姐母亲留下的空房。这屋子不能出租,就为伺候老太太生前留下的猫们。
19/37雨中继续穿越东城北下洼子胡同等胡同---
20/37直到再一个牛叉之地,方家胡同,那座国营工厂的绿色后来---
21/37一个社会主义工业时代的砂轮---
22/37一个文化公司的一只观雨猫---
23/37一个一点俏丽的风骚---
24/37然后是我也不确定是不是牛叉之地的南锣。如何视觉表达?我使用了夸张的HDR拍照手段,---
25/37新概念经商---
26/37吸引老外---
27/37吸引女人---
28/37吸引孩子---
29/37吸引旅游团队。总之一团现实中的虚幻。
30/37而我还是喜欢内敛的东城胡同,睁开老眼---
31/37背影1---
32/37背影2---
33/37背影3---,都那般的垂涎欲滴。
34/37迎面扑来的是东城雨中的斑斓---
35/37一座城市的美丽当然也离不开京城以外的小人物们。
36/37东城胡同里的金柱门楼为清洁工提供了躲雨的场所。
37/37几位清洁工甚至借雨在一个改造过的广亮大门的门楼里休闲。想想东城那些留给路人的广亮大门吧,分明是古老的京城留下那广和亮的胸怀。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