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我十几年前曾经来此地做过环境调查,目睹了当时挖沙、养殖曾经使得这段潮白河河道千疮百孔,满目狼藉。新近我随女儿一家租住到北京卫星城顺义潮白河边的公寓楼里。记忆中除了1998年密云水库泄洪,2008年奥运会水上项目用水,潮白河可是一向干涸。这回居于此地看到潮白河河道蓄水连同两岸湿地公园,真是旧貌换新颜啊!顺义区这些年通过在河道拦河的橡胶坝收集了城区污水经处理里后的再生水灌入潮白河形成了面貌一新的景观水体,而在这个全新的人工水生生态系统中野生的鸟类禽类的活跃表现无疑成了顺义区改善环境的新标识。我将继续丰富和完善本图文,补充那些潮白河的老照片。
1/26顺义潮白河的早晚就是这样,神秘莫测,只有顺义人可以读懂这条河。
2/26潮白河边水景建筑
3/26新潮白河的水岸业已成为顺义城区人民日常休闲的理想去处。
4/26彩虹桥是跨越潮白河顺义段的主桥。我在一座废弃的老桥上和站在电话线的一排排雨燕们一起看着潮白河水世界心驰神往。
5/26一只野生的水禽在裕龙五区楼盘下的潮白河水面上划水面美丽的波纹,水中写下一个“人”字。
6/26雨燕时而在电线上发呆。
7/26时而垂直俯冲,直扑水面和植物从中躁动的昆虫。
8/26雨季,活跃的雨燕像是一道道“黑色的闪电”。
9/26偶尔潮白河水景楼前飞过悠然自得的白鹭。当地居民说,潮白河水位合适时,白鹭会聚集数百之众。
10/26水面上䴙䴘的幼鸟游到水鸡群里找妈妈。
11/26而水鸡又在进犯到鹭的狩猎场。
12/26鹭鸟明白,咱惹不起还躲不起。
13/26水鸡成了今年潮白河的统治者,看这位,又去其他水禽那里凑热闹。
14/26水鸡群聚,喜素食,也不乏内斗。
15/26芦苇荡是他们的栖身之所。潮白河整治中人工创造了不少的适宜水鸟水禽栖息的河心洲和浅滩。
16/26水鸡大脚踩在一根朽木上,果然够鸡的。
17/26水鸡果然是这片水域的主要种群。
18/26他们时而一字排开。
19/26时而追逐嬉戏。
20/26水上的宁静被一次次打破。
21/26伏天,䴙䴘妈妈带着抚养2个体型不相上下的宝宝列阵而行。他们在特定水域,经营自己的领地。
22/26 一个䴙䴘家族,最操劳的永远是妈妈。
23/26妈妈抓住一条鱼,两个孩子绝不谦让。
24/26躲在芦苇丛里的翠鸟是空中扎向水里扑鱼的高手,雄鸟求偶直至至雌鸟孵蛋时,雄鸟更是一位全职的丈夫。
25/26如今潮白河不是一条真正的河流,而是不会流动的死水,这就免不了当地水利部门的人工干预,这是用药物消除富营养化中藻类的作业。
26/26夜鹭从河上一系列人工曝气的水处理装置上掠过。这应该就是当下“绿水青山”中有野生动物参与的潮白河人工生态样板。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