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如今不少我这样的北京城里老人迁居“城外”,种种原因时不时回到城里看看---
1/16这是西三环姆家的老窝儿。自己因家里添丁进口,老宅面积忒小,因而随女儿跑到六环外租房子住,每每回趟家竟有一种“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的感觉。家的大院大门两侧平添两幅禁止的招牌;迎面代步出行的一对双胞胎,活脱两个胡汉三眼里的小“潘东子”。
2/16作为寄居在外城里人,羡慕城里胡同有人把冬瓜种上了天。
3/16不过像我一样小人物的城里人也不会太滋润,“整治工程”接近尾声,重建红砖灰墙,靠大杂院公房吃房租的日子算是没了。
4/16窗子只留采光,法律上不可以禁止经商,但政府行为却可以阻止经商。
5/16促提升是看如此登高“上架”的回头客能扛多久?
6/16旧社会香油坊酱菜园,新社会公私合营住人,改革开放在铺面门脸经商,如今门改窗是强调首都功能。
7/16房东变房客原住民,借政府工程的洋灰自修门垛子,我们这一代的百姓明白,识时务者为俊杰。
8/16“来,让妈妈亲亲。”我和这位胡同里的“妈妈”同在华天护国寺小吃消费豆汁儿也算是缘分。
9/16“姆这是娘俩”,坐婴儿车的狗狗已是暮年的16岁。而我回城里很关键原因是伺候一只壮年6岁的猫,那是我家胖丫头“婚前之子”。
10/16晚餐护国寺小吃加胡同高窗户里售卖的烧饼、贴饼子,拢共八块五。烧饼、贴饼子一次吃不了次日就臭豆腐、速溶咖啡又是一顿。
11/16除上述人狗情未了,当下城里又是个二孩儿时代。
12/16还是共享单车的爱情时代。
13/16我们这一代部分人可以是有钱有闲的海边萨克斯一代。
14/16我们这一代那半边天是街边舞的一代
15/16我们这一代终归逃脱不了看孙子当孙子的一代。
16/16其实我们这一代又何尝不是孤独的一代。想想起初那些誓言吧,执此之手白头偕老。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