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从上个世纪到头两年,正如标题咱在阜成门玩儿了半辈子,这回“疏解整治促提升”该让咱歇歇了---
1/26上个世纪阜成门桥借壁(bian读三声)儿存在着一个屡禁不止的花鸟鱼虫市场,应季节胡同里还窝藏着一个蛐蛐儿交易的场所。您看胡同尽头一准被我们这些京片子游手好闲之徒塞满。当然,这比不上再早文革期间京郊满野地里找蛐蛐儿的天地之间。
2/26有卖场:改革了,蛐蛐儿当然是商品经济的一部分,卖家都标榜自己是捕手而不是二道贩子。
3/26嗨,哪不滋生一帮还在“交学费”的雏儿们呀?
4/26蛐蛐儿市场配套有戴棚的露天饭桌。
5/26胡同里自发有若干场的斗局轮番上场。
6/26不过一只蛐蛐儿斗盆可供观战的上方空间实在有限。
7/26要欣赏一场泰森与霍利菲尔德级别的蛐蛐儿斗局一般人没有这样眼福,观者仅限于䁖眼为7厘以上的“斗士”称重---
8/26得,凑合听听油葫芦的动静吧---,那也必须聆听一位百日虫专家的尊尊教诲。
9/26跨世纪的十几二十来年的花鸟鱼虫省略,2014年临近姆北京的“疏解整治促提升”,阜成门花鸟鱼虫临终的火爆。这会儿带有赌博性质的蛐蛐儿斗局早已转入地下,但不乏百日虫中过冬蝈蝈的青绿和悦耳。
10/26入侵物种巴西龟必须不能回归自然,而入住玻璃宫殿---
11/2620多年前一块堆的影友,摄影马甲还在,只是早就觉醒,步入提笼架鸟之行业。
12/26同样靠眼力玩儿---
13/26啊,真真惬意的晚年!
14/26与玩儿摄影不同,越玩儿越聚人气。
15/26鸟都跟咱聊,不像摄影的孤独---,还非要楞掰扯个座次。
16/26羡慕呀,人家的最高境界:召之即来的野生老家贼。
17/26入门不难,从盘小葫芦为起点,只要您屁眼儿朝天低头虚心---
18/26怎么也能玩儿出个这般模样。
19/26心急,也可以吃“热豆腐---
20/26不带这么盘的,行家眼里这就是“脏”。
21/26大型器物99.999%仿,只要价格合适“仿也无妨”。眼力都是花钱买来的。
22/26男人啊,光梳小辫不够,给有几件---
23/26不见得劳力士,有玉佩,欧米伽也中!
24/26男人手把件的碧绿---
25/26女人贴心的温润---
26/26操的累,真正的珠联璧合!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