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1999年至2019年鸡鸣驿故地重游。
1/351999年鸡鸣山下荒滩中有座四方城。皇家驿城鸡鸣驿因鸡鸣山得名。
2/35围墙东西的门楼,那是城池的脸面。
3/35城的围墙,那表明一座城的完整和齐全。
4/351999的城东城门已然有一片年久失修濒临倒塌房子。
5/35一个小伙子打开通过一条很深门廊的门,领我进入他家破旧的院落。
6/35难得小伙子跟我有共同的志趣,也许您看了东房的陈设就不难发现我们对鲁迅和美女都很热爱。
7/35西房,母亲的起居室。
8/35堂屋,母亲的工作间。
9/35门口,我为这母子1999的笑容定格。
10/352019年在拆除这片老房子后,按真人比例建起了纪念塑像群,还原了一座驿城的历史,老伴儿对此乐此不疲,我的思绪却还萦绕在20年前对那对母子的惦念。
11/351999年城中心一座老庙前一群黑灰冬装的男人们晒着太阳,一头白色的悠闲自得的猪走过。我感觉身心停滞在过去的几百年里。
12/3520年前我在东西中心大道的一座门楼前驻足,这儿除了晒太阳扯闲篇儿难道还有别的营生?
13/35果然除了墙根儿的老汉对我呲牙,玻璃窗内没牙老头也冲着我咧嘴,在物质匮乏的岁月里,这已然是“热烈欢迎”了。
14/35理发刮脸,果然是驿城里让男人们最提精神头的消费。
15/351999驿城东西中心土路上的拉家带口。
16/351999驿城土路上女孩子家的欢声笑语。
17/352019驿城东西中心石板路,除了轿车校车,也供游客步行。
18/35从东城门楼子西眺1999中心街道。
19/35从东城门楼子西眺2019中心街道。
20/35一座民国间西式门楼的建筑物上高等小学堂的字样依稀可见。
21/351999年,堵死的大门和依靠门楼的高窗建筑让人对此猜测。
22/352019年,少了红砖建筑,没了电线,多了个围墙---,是复古?还是拆建?
23/35虽然过往的小学堂的历史只留下一个“学堂巷”胡同名记忆,甚至本地后来还建设了一所驿城中心校。
24/351999的孩子们有一种徒步就近入学的乐趣。
25/35而2019的孩子们荣升一种家门口校车接送的幸福。
26/35同一座影壁同一棵树,1999那只是一帧小景。
27/352019年这里生出了知青文化的民宿。
28/35同一个临街大小门,1999不过是进入民居的通道。
29/352019有了历史坐标。大门楼内为明清最高军事长官驻地,小门道内慈禧老佛爷1900借住过一宿。
30/352019大门楼里有烟无人。
31/351999大门楼里有粮不慌。
32/35那时我先惊动的是孩子们。
33/35然后又惊动了的房主,想想这位与历史上军事长官的渊源。真对不起,我这是“私闯官宅”的大不敬。
34/35从城里透过1999残破城墙看人民公社时期的舞台。
35/352019临出城我站在驿城的城墙头上,鸡鸣山下的城外有曾经晋煤东运的国道,有红顶的排房,有人民公社时期的舞台和洋河灌渠,还有集贸市场。往事如烟,哪里没有点柔肠寸断的故事呀?老话,走过路过莫错过。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