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2003年我去记录人民医院的非典疫情来袭,医院不幸是那个时期北京的重灾区。仅从人民医院遭遇非典沦陷且医务人员惨重损失来看,17年前我们取得过一次刻骨铭心的经验教训。而2020年新冠病毒远比17年前的非典病毒更加来势汹汹。2020年以来我不止一次地光顾人民医院等抗疫一线。(2020年2月1日起续写至2021年2月1日)
1/21正像这次新冠病毒疫情中钟南山关注的那样,医院的疏忽会导致疫情的爆发和蔓延。显然人民群众对疫情的恐慌和疑虑是对公共场所自我防护缺少经验。我的2003.5.15.这张照片有北京发生非典疫情中后期公共场所的市民表情。
2/21人民医院前身正是百年前民国之初的中央医院。这所北京平民医院的创办者及首位医务总办乃是1910年扑灭导致数万人死亡的东北罕见疫情的“鼠疫斗士”伍连德先生。 时间到了2020年1月22日, 武汉疫情人传人已证实并传出,北京的人民医院还在坚持门诊。
3/21回顾2003年春天人民医院经历的那次非典疫情。2003.4.9.人民医院疏导交通的外勤人员与平时不同,率先戴上了口罩。
4/212003.4.9.人民医院大门开开,更多的就医患者们并非了解非典进京,只有少数人有防护意识。
5/212003.4.24.疫情紧急,像许多北京的大医院一样,人民医院的最终手段是将大门紧闭。应该说那个时候创造出一个“发热门诊”。
6/212003.4.24.人民医院大门设置警戒线,盒饭在此如此交接。
7/214.25.大门实施了更加严格的封闭。
8/21此后连同医院围墙外步行道也被隔离了。
9/21只有个别官媒被批准新闻采访。
10/21五一节,社会上送来同心结。
11/212003.5.5.有更多形式上的民间红心慰问。
12/212003.5.19.北京晚报报道,人民医院沦陷,医护人员损失惨重。
13/212003.5.17.一所那时到医院送餐的还没有快递小哥。
14/212003.5.25.非典封闭终于解禁,但是疫情的余威长久难以散尽---
15/212020年1月的一天,在人民医院北门(侧门)急诊的出入口,我除了看到人们戴上了口罩,还看到急诊室门口贴出春节期间就诊安排的通知。记得保安看我手持相机,急忙上前阻止并加以驱离。
16/21武汉封城的第二天,1月23日,北京的人民医院迅速采取关门管控的措施。
17/21直到鼠年伊始,人民医院又一波次的迎战疫情开始了。疫情这一次击中了人民医院白塔寺院区, 正是老的中央医院旧址。2月19日官方披露了人民医院新发疫情及应对: 1. 确诊患者田某某、李某某、张某某已于确诊当日转定点医院救治,其住院的老年科病区患者及医护等人员共22人集中医学观察。 2.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将白塔寺院区全部腾空,用于该患者住院期间规律肾透析治疗时,可能接触的肾透析患者142人进行集中医学观察。 3. 已完成251人次的检测及9处环境检测,目前结果均为阴性。
18/212月21日,人民医院采取的公告粘贴在白塔寺院区门前,是印在2张A4尺寸纸张的通知。
19/21与17年前4月23日见到的人民医院西直门院区大门口挂出西城区卫生局比较,同样尺寸大小的一纸非典疫情防控公告。
20/21抗疫初期,看到一位孝顺的老汉背着更老的老人去看病,显然这是抗击疫情中人民的医院必须应对病患之急。
21/212020年2月2日我曾经去北京站观察抗疫中的春运,恰好遇到BBC记者,他们问我:“你是否认为你们对疫情的反应有点慢?”我回答,“比较抗击非典时候,我们的抗疫速度够快”。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