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2020年8月25日,这是顺义城入秋的傍晚,我骑着摩托车又一次重返20公里以外45年前的第二故乡(知青用语)东焦各庄,这次看望的是大我3岁的当年一队保管员孙营。
1/4抱着4个月大孙子的孙营,除了比当年耳聋更加严重以外,便啥毛病也没有。插队时赶上孙营结婚,我们知青点儿中蔡晓东、景德宝和我共同送他的结婚礼物大概是洗脸盆和镜子之类玩意儿,至今我还以为这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与贫下中农相结合”的典范。
2/4如今孙营、孙营的老伴儿,还有孙营的小儿子。
3/4小儿子也有了革命接班人,这是亲情。我其实与孙营的父亲孙尚仁大叔是真正的忘年交,老人家在天上看着,我当然不能白去看胖胖的小孙子,我保持了与这家人必有4代入的交往。
4/4我和这一家人搓了顿倭瓜馅儿蒸饺。心里话,舒坦!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