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一趟云蒙山京郊游,我等两位老男人权当是夫人及她们朋友们的碎催,司机、摄影跟班、勤杂等等伺候不敢怠慢。如今的夫人们真是天有多大,她们的心就有多大。
1/11京北的燕山像是一堵挡住北风的墙,云蒙山的粗犷且坚硬的花岗岩倍儿显爷们儿气质,抗疫后的姥姥奶奶们偏偏要站在雄伟之上叫板天上的乱云。
2/11十一前紫竹院舞友户外活动的组织者由一位退休前是警察学院的教育工作者操办。警察老师的格局自然是宁可自己的各种填陷也要让姐们儿感觉开心。不仅如此,大山里还有她的朋友、海归路数的民宿女老板恭候着娘子军一行。照片中的我等男性只是受邀配角,白天当车夫、照相师傅,晚餐自有女士们前来推杯换盏,喝的竟然是女领导赏赐的出口老毛子方面的纯牛二。
3/11峡谷中显见白河围绕着一块花岗岩岩体切割出一个Ω型的河谷。这里俯视山河,是怀柔境内的望京台。
4/11女士们也钻进幽谷神潭,将自身置于花丛和瀑布之间。
5/11她们想干嘛?八女外加一个车夫竟敢驾驭九龙之子。
6/11当今五六旬的女性并不输给嘚瑟的年轻人,且舞者们的腿脚都柔中带刚。
7/11她们互助,挑战内心的平衡。
8/11大山的民宿里有八零后艺术家的创作,是对40年前唱着“八十年代新一辈”、穿着布拉吉那帮的青春回忆。
9/11而这代人今天又回到曾经亲历的场院。
10/11栗子花上一只等待爱情光临的雌性螳螂,这让男性心生幸福致死的联想。
11/11无论如何,这都是一次云蒙山中迷人的紫色薰衣草与黄昏中女人们拥抱。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