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景行
北京/西城
50.1万
访问量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曾几何时,南锣鼓巷名不见经传,如今北京旅游宝典中她却大名鼎鼎。2006年南锣的照片不过是记忆初出茅庐的旅游接待的增长点而已。本人的学识不够,绝不敢无先知先觉,甚至还在相当的时段质疑过南锣的胡同文化意义何在。然而,只是10年前的照片除了记录南锣一段难忘时光外,竟然也可以堂而皇之地纳入纪实了。
2017-08-14 14:36
3
5
1153
从北京城直奔冬奥会崇礼场址吧,北上穿过燕山山脉,跨越头顶的那盆水-官厅水库。您不必走G6-八达岭高速,您尽可从省道、县道西去东回,仅仅路上您便不虚此行了。光伏、风电、建设中的高架路桥、陕西进京的天然气工程---一个个中国绿色传奇目不暇接,实在是令人眼界大开。看完我的报道,您不妨去瞧瞧。
2017-08-09 15:54
0
0
361
石老炮儿,原本混在影视圈儿,突然有一天想明白了,还是拍些自己的照片哄自己玩儿吧。老炮儿和老伴儿已经有了享受乘免费公交车的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待遇,今年便去了北京延庆一个叫永宁古镇的地方若干次,已然无需自掏腰包了。每次永宁行一呆不下几日,美其名曰避暑,实际那儿的生活成本低之又低。老炮儿通过微信传播的永宁美编令朋友圈儿咋舌,这也叫本人百爪挠心。听说老炮儿今年已经第5次去永宁,于是本人带上媳妇儿趁机前去偷艺---。
2017-08-02 01:20
0
1
1240
世纪之交,北京城难得还留下一段明朝古城墙,原因并不是谁有远见,而是因为铁道部与北京地方政府的纷争所致。纷争导致一个三不管地区,因此这里的不被关照的老百姓必须忍着,从而客观上保留了这段古城墙不被拆掉。那么何为忍?
2017-07-27 15:36
1
1
373
7月24日下午,南中轴线。据反传联盟网上消息,南方一个传销组织头目以善心救助为幌子非法集资受到查处。因此,大量该组织传销人员聚集北京城南大红门集会,试图对北京方面施压。从而导致了大红门地区上万人的拥堵,首都的公共秩序与安全正在面临威胁。对此,北京警力及联防联控迅速启动了疏解人群的应急机制。笔者亲临现场一看究竟。
2017-07-25 00:52
1
1
1596
20年前,老东城巨变在即。她给了我这样一个依恋北京街头巷尾的机会---
2017-07-24 02:09
3
4
1795
2017.7.22.北京东城区方家胡同
2017-07-23 00:23
2
2
965
北京现在的整治拆墙打洞规模空前,让部分非首都功能的来客着实有些不安。而使这些朋友最最不安的当属联合执法行动。当领教一位人性化执法的老警官的贫嘴,也许我们的客人们才真正晓得什么叫万般无奈,什么叫拜拜了北京。
2017-07-17 23:38
0
0
939
北京西南有一个小镇“长辛店”,这里有个具有经历过120年沧桑的百年老厂,大名鼎鼎的“二七厂”。她既是北京最早的产业工人诞生地,也是最早工人运动的“摇篮”。“二七厂”现在的正式名称为“中车北京二七机车有限公司”。目前,“二七厂”最近面临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改革重组,按中央对首都的功能定位和北京市工业调整要求,生产制造业即将全面彻底地退出首都这个大舞台。
入伏第二天,北京日报的黄海京受工厂企业文化部的汤威老师之邀应约前来,他带领着一行十几人的摄影小分队,紧锣密鼓地拍摄“二七厂”的历史,以求保留代表北京工业文明以及激情岁月的最珍贵影像资料。
2017-07-15 13:39
1
1
665
在历史的长河中一段20年前的事儿不长,在人的一生中这些记忆不短。面临中国的改革我们这一代是亲历者,许多记忆就发生在北京街头,稍纵即逝,也许没有照片我们就忘了。待续
2017-07-12 13:15
1
12
2531
生长在西城,我却喜欢前门外,也许是母亲在南城的一所普通小学当教师的缘故。文革期间我在那儿疯玩儿疯长,人老了才感觉根就扎在那儿。20多年前喜欢拍摄胡同了,拍的最多还在那儿。
2017-07-07 01:00
11
12
22043
2017年7月26-30日天镇,我在几百年来守边关后代人驻守屯垦的长城一线。这里先人走了要在坟头立一棵“树”,后人并不看好这树枝真的能活过来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一位85岁的老太太寿终就寝,与仙逝的老爷子合葬一处,这是一个喜丧。送葬的是老人家成群结队且四世同堂的后生们。
2017-07-03 21:48
1
1
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