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景行
北京/西城
44.4万
访问量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北京崇文门外的“新世界”是某著名开发商的“一号地”,近年来地价房价翻了十个筋斗不止。政府与开发商依此向南推进,又连续开发了若干号地,一时间城市危改与商业开发忙得不可开交。等向南开发到两广大街磁器口的“六号地”时便开发不下去了。因为这地界儿旧社会就是城乡结合部,过去和现在的共性是穷人不仅太多,而且太密。当美国那边因穷人住上房还不起贷款产生了次贷危机时,咱“六号地”这边却出现了中国房改的“马太效应”,即越缺房便越买不起房了。冬夏两季本人都去了六号地,认识了退休教师金长海老师,于是“蜗居”这两个字切实让我窝心了许久。
先前在115中教物理,后来因中学“改行”又到崇文区教师学院教书,金长海老师的教龄已有42年。当年,他与首汽开大轿子车的女司机结婚堪称是知识分子与工人阶级结合的典范。然而这对鸳鸯却陷入了一辈子蜗居的纠结。房改初期,金老师所在学校曾分给金老师一个楼房单元公寓,但需要筹措12万元“共建”,即夫妻双方单位各付4万元,自掏腰包4万元。只可惜金夫人的单位无钱可付。于是没从福利分房醒过味儿的金老师一气之下便放弃了这个8万元一步登天的机遇。如今的城市住房类型将人分为三六九等,五号地楼盘一套60平方米的公寓已飙升至400万元,退休的金老师自然不能与当年的同事们同日而语了。因为金老师一步错便脱富致贫了。想起当年那8万元,金老师苦笑地说,今天我倒是能凑出18万元,可是还能够买楼房里的一间厕所吗?
马太效应似乎始终与蜗居过不去。在金老师外孙女7个月的时候,金老师的女儿女婿双双被蜗居条件下的煤气夺去了生命。如今老两口又把外孙女拉扯到了9岁。金老师里屋是4平方米的半间房,也是金夫人与小外孙女的女生宿舍,外间10平方米容纳了金老师集家的全部功能,包括他对鱼儿、乌龟、小猫、花卉等一系列备受尊重的全部生命系统。
2013年夏天访问金家时,我的同行者实在看不下去了,悄悄离开了金家。等我和金老师道别时,同行者带来了一个装满食品的塑料袋子,委托金老师转交给他的外孙女。
2014年春节,我一人独自来六号地看金老师,正赶上金老师参加别人的寿宴回来,他把新添了一辆崭新的、有棚的电动车停在胡同口,尽管那辆花费1万多元用于接送外孙女的代步车的合法性遭到质疑,但是新面目、新行头连同新车子仍使金老师很有些北京爷的范儿。
这次访问中,金老师兴冲冲地向里屋喊,“孙子,出来见舅舅”(我实在认为我应该是这外孙女儿的二姥爷)。眉清目秀的小姑娘不仅出来问我春节好,而且还把自己的画作拿给我展示。几杯茶的功夫,金老师除了对外孙女绘画和学习提出更高的目标外,还对一盆刚谢了的花感叹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然而,我却感觉他的话里话外充满了哲学的味道。
2014-02-08 11:44
27
0
1688

ssss老话“得儿蜜”(北京话“蜜”读眯)是高兴、舒坦、滋润等意思的集合。在这个春节的庙会上转转,再在胡同里走走,果不其然,得儿蜜的人和事多了,这也就应了新词儿,“和谐社会”。
2014-02-04 05:04
6
0
1028

有句老话,麦熟一晌。指的是一个中午麦子就变成彻底的金黄。
2013-07-05 00:47
0
0
693
2013-04-01 08:08
5
0
1097
2013-03-31 00:55
4
0
1178
2013-01-16 01:16
0
0
896
2012-12-26 00:50
1
0
759
1990年代,黑白灰影调关系似乎更能传达出来北京古城的人文主义情怀。还好,那个时候我没有精力和财力拍摄中画幅和大画幅黑白影像,更不用说乐此不疲地研究其中精准的细节了。当时,亚当斯的64分区曝光的思想实在令人艳羡,影响了一批的摄影者,仿佛不这样就不能进入摄影的艺术殿堂
今天看来,无论黑白还是彩色摄影,无论是小画幅还是大中画幅,摄影的重要作用竟是记录时代的脉动。摄影的敏感性培育了锲而不舍的拍摄者不断修正自身的价值体系
我的上世纪90年代的黑白摄影照片仅仅是生活在北京的一点点人生体验,仅仅是从135乐凯黑白胶卷开始的以边走边拍。这种拍摄从时空上打开了我认识北京、认识改革年代的一扇窗子。以下还是用我的黑白图片说说上个世纪90年代吧。
2012-12-21 22:55
7
1
1722
昌平•非物质文化遗产摄影
1.涧头太平子弟高跷------十三陵镇涧头村
2.后牛坊的花钹大鼓------小汤山镇后牛坊村
2011-05-09 22:12
2
0
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