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景行
北京/西城
50.1万
访问量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雾霾在2014的这几天真真切切地来了。“霾都”成了北京的专有名词。有人说是污染所致;还有人说是三北防护林挡住了沙,更挡住了风。看来“天定胜人”不无道理。不管怎么说,北京已然变成了霾都。
2014-02-25 20:51
5
0
537


本人试图用一组照片来证明一张单幅纪实照片的真实,因为《挑战一尺》这张照片在“单幅作品”展示栏目中遭受肯定和质疑。于是我觉得有必要补充照片再拿到“组图作品”展示中接受检验,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吗?其实,我有点小心眼儿了,是想表示自己对新闻与纪实摄影的一点点“清白”。
2014-02-22 04:05
9
0
549



北京崇文门外的“新世界”是某著名开发商的“一号地”,近年来地价房价翻了十个筋斗不止。政府与开发商依此向南推进,又连续开发了若干号地,一时间城市危改与商业开发忙得不可开交。等向南开发到两广大街磁器口的“六号地”时便开发不下去了。因为这地界儿旧社会就是城乡结合部,过去和现在的共性是穷人不仅太多,而且太密。当美国那边因穷人住上房还不起贷款产生了次贷危机时,咱“六号地”这边却出现了中国房改的“马太效应”,即越缺房便越买不起房了。冬夏两季本人都去了六号地,认识了退休教师金长海老师,于是“蜗居”这两个字切实让我窝心了许久。
先前在115中教物理,后来因中学“改行”又到崇文区教师学院教书,金长海老师的教龄已有42年。当年,他与首汽开大轿子车的女司机结婚堪称是知识分子与工人阶级结合的典范。然而这对鸳鸯却陷入了一辈子蜗居的纠结。房改初期,金老师所在学校曾分给金老师一个楼房单元公寓,但需要筹措12万元“共建”,即夫妻双方单位各付4万元,自掏腰包4万元。只可惜金夫人的单位无钱可付。于是没从福利分房醒过味儿的金老师一气之下便放弃了这个8万元一步登天的机遇。如今的城市住房类型将人分为三六九等,五号地楼盘一套60平方米的公寓已飙升至400万元,退休的金老师自然不能与当年的同事们同日而语了。因为金老师一步错便脱富致贫了。想起当年那8万元,金老师苦笑地说,今天我倒是能凑出18万元,可是还能够买楼房里的一间厕所吗?
马太效应似乎始终与蜗居过不去。在金老师外孙女7个月的时候,金老师的女儿女婿双双被蜗居条件下的煤气夺去了生命。如今老两口又把外孙女拉扯到了9岁。金老师里屋是4平方米的半间房,也是金夫人与小外孙女的女生宿舍,外间10平方米容纳了金老师集家的全部功能,包括他对鱼儿、乌龟、小猫、花卉等一系列备受尊重的全部生命系统。
2013年夏天访问金家时,我的同行者实在看不下去了,悄悄离开了金家。等我和金老师道别时,同行者带来了一个装满食品的塑料袋子,委托金老师转交给他的外孙女。
2014年春节,我一人独自来六号地看金老师,正赶上金老师参加别人的寿宴回来,他把新添了一辆崭新的、有棚的电动车停在胡同口,尽管那辆花费1万多元用于接送外孙女的代步车的合法性遭到质疑,但是新面目、新行头连同新车子仍使金老师很有些北京爷的范儿。
这次访问中,金老师兴冲冲地向里屋喊,“孙子,出来见舅舅”(我实在认为我应该是这外孙女儿的二姥爷)。眉清目秀的小姑娘不仅出来问我春节好,而且还把自己的画作拿给我展示。几杯茶的功夫,金老师除了对外孙女绘画和学习提出更高的目标外,还对一盆刚谢了的花感叹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然而,我却感觉他的话里话外充满了哲学的味道。
2014-02-08 11:44
27
0
1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