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景行
北京/西城
83.6万
访问量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2014-04-30 23:25
5
0
560
2014.4.29.北京银锭桥
第一张照片上的这位驾驶三轮的叫松二爷。人家说了,“美国玩儿哈雷的温伯儿是美国高速公路上的爷,到北京专程找咱这位胡同里的板儿爷,并且送上3000元就为了两位英雄在银锭桥合个影。”平日里碰上这位横眉立目的松二爷,别提拍照片我便先怂了。以往这种大庭广众下的街拍,我还是要预留出逃跑路线,生怕人家跟咱急。跟朱哥拍银锭桥,那真有当爷的感觉。朱哥说了,“这银锭桥是北京什刹海影友的天下,说拍谁都给说给谁脸了。中外宾客到这儿自然明白,爱谁谁,他们已然是咱们镜头里的公众人物了。”
2014-04-29 23:08
17
0
1061
老北京游手好闲者时行个提笼架鸟,最有范儿的当属玩儿鹰的,这小时候咱都见识过。如今您听说架只6斤多老母鸡满街溜达的吗?那给说白塔下安平巷的二爷。别的京爷开辆三轮宝马,二爷心里一百个不服,二爷还就真在粗壮的胳臂上架上一只他老人家的“大黄”招摇过市。您要光听这尊称,还以为二爷玩儿条大黄狗呢。您要一看二爷跟那只肥母鸡亲热劲儿,您一准能给气乐了。
这不来电话了,有“扰乱社会治安”的,急需大黄前去码平。原来一条真正的黄狗在胡同里见人乱叫。您说让老母鸡去管闲事,谁信啊?
架算约好了。人家狗主人先来个套路:居高临下-张牙舞爪-狗仗人势。您再看人家二爷的大黄:蓄势待发-昂首挺胸-气宇轩昂。
没等二爷松手大黄,那黄狗便伺机开溜,大黄自然不依不饶。
等黄狗寻求主人庇护,主人却也夺路而逃了。
末了,大黄死死地盯着黄狗,似乎在问:看我的眼睛,这胡同谁老大?此时,那黄狗哪敢直视大黄,只有筛糠的份儿了。
二爷又架起大黄,一呲牙:“真他妈给二爷争脸!”
2014-04-28 23:45
13
0
1150
2014-04-26 18:12
8
0
612
2014.4.24.北京西城西四北大街
北京老城有几圈老城:第一圈,紫禁城,那是皇上呆的地方;第二圈,皇城,东城区还恢复一点遗址公园;第三圈,内城;第四圈,外城,实际上是半圈。民间俗称的四九城包括皇城四门分别是天安门、地安门、东安门、西安门;而内城的九门分别是正阳门、崇文门、宣武门、朝阳门、阜城门、东直门、西直门、安定门、德胜门。
本人的爷爷家及上小学都在西皇城根下,本人的老爹把家安在内城西的阜成门的护城河以西,我的小窝安在西三环以西的京西八里庄太监们的坟地附近。总之,老北京及老北京人日薄西山,一路向西。但是今天看那些残留在皇城根附近的老西城的京油子们极其后代,总保留着遗老遗少之风范。客气、拿着、不服、我就是我的劲头,大概只能还算是个架子还在的臭皮囊。但是,我着实喜爱这个。
2014-04-25 01:23
10
0
785
2014-04-22 22:03
12
0
451
2014.4.21.北京南城留学路
2014-04-21 23:40
7
0
1415
2014-04-20 21:05
0
0
407


先前门框胡同有位北京老太太开的家锅贴店,铺面不大,名声不小。后来老太太干不动了,把锅贴店交给了伙计“小重庆”,小重庆没辜负老太太的期望,门框锅贴还是那般原汁原味。只是节外生枝,小重庆的生意招来邻居几位东北大汉的不满,小重庆不免经常被欺负,以至于出门上货都要受阻。终于有一天小重庆爆发了,半截啤酒瓶干倒了四位大汉。吃了官司后,要钱没有,坐牢三年两载。此间,小重庆的媳妇儿继续撑着门框锅贴。如今全家度过难关,小重庆领导后厨,小重庆媳妇儿掌管全局,“小小重庆”则是顾客的开心果。这锅贴的味道无疑不是前门外门框胡同的光荣。
2014-04-20 13:26
4
0
756
2014.4.18.北京白塔寺
2014-04-19 01:03
14
0
919
2014-04-18 23:27
7
0
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