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景行
北京/西城
70.3万
访问量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北京的“疏解整治促提升”成效显著,但是城市总不能疏解的“没边”,这个边儿也许就是我们习惯称之为城乡结合部的地方。我经常驾驶摩托车通勤于北京城和顺义区,我会在望京以外城边儿停下来喘气,如此喘气仅仅是个开始---
2018-08-07 00:39
0
0
97
我刚刚参加了一个北京农工委组织的古村落拍摄的研讨会,恰好与端午节杨大伟同志率领的“爱心摄影”网络论坛在张家口地区怀安古村落拍摄活动做个应景的参照。这回好了,有机会把本该闷在心里如麻的积怨一下子来个竹筒倒豆。以下您且看我的图文如何发泄。
2018-06-26 02:24
0
0
550
北关71,是张家口堡里的门牌,一位艺术家的网名,一个论坛十几年的朋友。2018.6.17.端午,北关71领路一行人走过他从出生到幼儿园、小学、初高中的尚且旧貌未曾过度新颜的堡子。
2018-06-20 00:00
1
2
574
看到央视新闻调查对上海拆掉到上个世纪30年的代兴建的两排联体石库门建筑的报道,我真为那些仗义执言的海派石库门保护者们点赞。想想我们北京拆毁的百年建筑嗨了,而最刻骨铭心的是最后百万平米那一大片的胡同,业内人士称之为“大吉片”。这片胡同东西南北的四至为:粉房琉璃街、南横街、米市胡同和骡马市大街。
2018-06-03 23:02
0
0
140
垃圾处置的“三化”是资源化、减量化、无害化。最近北京又把垃圾分类提到了议事日程似乎是要卓有成效地实现三化。上个世纪80年代初我所在的北京市环境保护研究所和北京地震研究所联合对北京的垃圾分布进行遥感调查,本人也由此开始参与了北京市固体废物分布、处理处置乃至垃圾回收工作者人群的调查和研究。说起来这还是一个与国际接轨的比较过程。垃圾的处理处置,除了启用和尊重民间拾荒人和NGO的力量,政府必须要充分利用改革的红利加以倾注和主导。(资料补充中)
2018-05-30 11:06
0
0
640
作为改革开放后凭考试吭哧吭哧入学的下乡知青又从事重体力劳动的装卸工人的本人,首先必须感谢改革开放,七八级的我4年的学业后便被投身到北京环保事业的前沿阵地,直至2年前退休,终于走过了一段从大龄青年步入年轻老年的人生旅程。这期间我跟着我的前辈们,从改革开放初期就不遗余力地探索北京城市生态研究领域,在他们的引领下,本人亲力亲为了整个北京改革开放40年来的城市扩展、经济发展、私家车汹涌来潮、房地产激增带来的一系列环境变迁。令人遗憾的是,随着城市的迅猛发展,我们的环保工作总是让位于发展这个硬道理,尽管我们为城市环境科研和管理出大力流大汗,但在北京城市生态系统建设上我们却始终疲于应付,这被动表现在计划永远跟不上变化。除非像2008年奥运会期间那样的全行业服务于环境目标一致的一盘棋外,北京的环境保护工作从上至下至始至终举步维艰,尤其是反复攻坚类似大气污染顽疾的时段。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几次对北京考察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了首都四个中心的功能定位,于是针对雾霾现象北京实施了一系列由被动变主动的环保至上的行政指令,辅助一些切实可行的技术措施。终于北京的环境近期逐渐有了质的飞跃。有比较才有鉴别,北京在总结改革开放40年环保历程时无需展现“大美北京”的花红柳绿,只要晒晒以往大气环境不尽如人意的案例,多点城市环境管理动态的展示,从中便读得出来北京市取得的每一丁点环境质量的改善都是怎样的来之不易。但愿我们不断地修正环保认识上价值观的弊端,低调前行。因为,我们经过那么多年防治大气污染的努力,大颗粒的沙尘、煤烟型污染物刚刚消减,谁曾想雾霾又来了。(资料在继续补充中)
2018-05-29 17:27
1
3
1067
黄绍良图/刘景行文。时下76岁的黄绍良先生是位于北京大红门曾经的带钢厂后被首钢收编为第二轧钢厂的工人。黄老前辈的摄影作品反映了上个世纪80年代他所在工厂改革开放初期的一段经历。今天看来这也是北京当年作为国家经济中心的一段经历。我有幸编辑如此有温度的工人阶级自己的摄影作品真真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在此向我的前辈致以崇高的敬意。
2018-05-26 01:27
0
0
690
拉萨2018.4.8.
2018-04-11 18:09
0
0
500
两会上管教育大领导向记者们承诺,“政府鼓励异地农民工带着子女来城市打工,要解决这些孩子接受所在地同等水平的教育等一系列问题。”这给了我这样一种启示,今天我们终于醒悟了,关乎亿万农民工孩子受教育的问题迫在眉睫。其实17年前这个问题就在,只是我们受教育不公难于启齿,难道就应该耽误一代农民工的孩子们还不止吗?也许,当年我们的眼球更关注于边远山区的希望工程了。那好,让我们也来看看同时代在文化教育资源最为集中和雄厚的首都北京一所没有红领巾的民工子女小学吧。来想想更多更多的农民工的孩子们吧。
2018-03-22 02:51
0
0
690
常蹲社区有好处,有幸在两会期间为西城区松树街社区住在平房里的大爷大妈的参与政治拍照。应志愿者们要求新增一些笑脸,并顺祝两会胜利闭幕。
2018-03-20 16:26
0
0
839
2018年春节前因为刘伟等人组织了几天白塔寺小庙会,茶汤李三代传人的老二老三被请出山了,这民间的老北京非遗也引来区长光临,一时间报纸、电视和网络一起追捧。您以为人家二爷三爷露脸,哪啊?人家老爷子讲话,姆们费那么大劲,搭上一帮子志愿者,才折腾这么两天啊,不过瘾!别小瞧这几天,我每天每背着个相机出入宫门口东岔81号,应名民俗采风,实际上将茶汤李的小吃尝个遍,直至混个肚儿歪,回家转还捎带着切糕和香油油炒面。
2018-03-12 03:14
0
1
650
进入本世纪,白塔寺的拍摄方式终于可以用数码方式完成了。今天看来,数码相机的多快好省简直对老北京变化的拍摄太有积累了。习大大在对北京的3次“讲话”才不过这几年,“北京城一间老房不拆一条胡同不少”成了新总规的红线,这意味着北京老城不再被继续危改和在此基础上的创新立业了。从最近类似西城科技周的活动中,我们的确感受到了保护和提升使得像白塔寺老城区的活力开始复苏。这中间我还认识一群扎根白塔寺非政府组织的艺术家和文化人,代表人物刘伟等人在宫门口东岔81号腾退房里专门挖掘老北京非遗,适时举办了多种怀旧形式的“微庙会”,这引得本地老北京们、非遗传人们宾至而来。火热中,不光咱区长来现场支持,还有相当多的老外也闻讯助威。各位看官容我卖个关子,今天的《闲片儿白塔寺之一》先要从“讲话”前十几年前的见闻聊起。(因照片杂乱,笔者还在筛选中,您暂且受累将就着看吧。)
2018-03-09 12:40
0
0
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