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景行
北京/西城
92.1万
访问量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出前门向东南有一串与水泽有关地名,鲜鱼口、大小江胡同、北南芦草园胡同、三里河,毋庸置疑,最终去向一定是老舍笔下的龙须沟(金鱼池)。隐约间,您误以为这是旧时一条前门外的臭水沟。其实不然,上个世纪您出前门走老崇文这些胡同,会追溯有条水系的芦草柳岸、宽敞的胡同和不少的高台阶儿大宅,扑面而来的古街店铺。如果20年前您随我来,收获会不同于一般串胡同心得。逛长巷头条、二条,穿越西兴隆街,然后北南芦草园胡同,直至珠市口东大街,这些老崇文东南走向的胡同群不仅与概念中的棋盘式格局大相径庭,而且20年前您作为时间过客,会对过去几个世纪的京城感慨。如今再去,恐怕您又被旧城改造的壮举惊艳了。(仅晒出1998年部分黑白照片,图文还在补充,欢迎互动。)
2019-02-20 06:46
0
0
834
上个世纪末并不遥远,一晃20载,但白塔下的人文过往却不可再生。如今您可以在宫门口东岔入口处“白塔寺会客厅”重温旧梦的片段。而我1997年拍摄的白塔下的原生态也渴望载入“白塔寺会客厅”的历史文档。
2019-01-20 00:20
0
0
714
30岁小樊的身心多重残疾使一个家庭长期面临艰难困苦。而近些年来自国家和民间爱心机构的救助给予如此因残而行将崩塌家庭的强大支撑。我作为小樊爸爸的朋友,得知小樊演出被朝阳东方爱心托管中心选送到一台节前直播的公益春晚,我自然是跟着樊家兴奋不已。对樊家父子个体来说这无疑不是件天大的事。其实,有越来越多的残障人士广泛得到爱心社会的关爱和救助乃是当今体现国力的大势所趋。
2019-01-17 06:28
0
3
683
进入2019,京城路网上的法制建设显现了一个城市给予市民服务的诚意,2019年路边“我不收费”的电子收费开始了。拍摄:2018.12.31.-2019.1.1.北京街头
2019-01-02 22:24
0
1
401
改革开放这40年,我们这一辈儿从小伙儿熬成老头儿,最心疼的一回是把咱亲闺女嫁出去。更何况老郭更加的不易---
2018-12-31 03:33
0
0
534
从上个世纪到头两年,正如标题咱在阜成门玩儿了半辈子,这回“疏解整治促提升”该让咱歇歇了---
2018-12-11 01:44
1
2
892
老西直门桥是北京城市建设历史上投巨资而最短命的一座桥。无意间,1999记录了它,20年后再看看新西直门桥---
2018-11-20 13:51
1
1
789
列位咱北京城的父老乡亲:各位好,这儿有不经意拍摄的“昨日北京”的旧照,得闲您不妨拿着手机下载的微信图片索引便可以北京城时空对话旧地重游了。这些有时间有地点并非年老的照片未做后期,借您慧眼找出那您曾经亲历过的地标吧。
2018-11-15 01:08
2
1
697
本老头从城里迁居京郊,对农村城市化的感受就在逛杨镇大集之中。
2018-10-15 00:46
0
0
709
五道营之夜
2018-09-18 22:10
0
0
225
早上6点半后从顺义出发,经机场路进城---,摩托车50公里的进城全程均比轿车或者是地铁至少省时一半。
2018-09-10 23:55
0
0
290
“今天是大集呀,姑娘穿花衣呀,骑上了小毛驴去呀吗去赶集呀---”,以上是插队时常常听到的乡下小调,很有旧时赶集的味道,由于接下来的唱段被二流子改编,在此不便学舌了。当年咱插队时是文革后期,赶集、骑小毛驴的姑娘的唱段并非让傻小子们情窦初开,而是物质匮乏时对大集上吃的向往。杨镇恢复了大集已有40年,我从20到60年龄经历一个吃出高血脂、糖尿病的过程。今天又到大集,又是色香味!
2018-08-31 21:41
0
0
1260